女神卡卡的降临-这个时代只流行这种自在的女人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4 10:29  阅读 4,980 views 次

女神卡卡的降临(水晶书封精装版) POKER FACE:The RISE and RISE of LADY GAGA

  • 作者:莫琳.卡拉汉
  • 原文作者:Maureen Callahan
  • 译者:黄文正
  • 出版社:时周
  • 出版日期: 2010年11月22日
  • 语言: 繁体中文
  • 装订: 精装

本书是女神卡卡最重要的传记,她是一位从不停止追求变化,总是令人惊艳的音乐奇才。

约莫一年多之前,史蒂芬妮.杰曼诺塔还 仅是在纽约下东城滑稽歌舞杂剧夜店,挣扎奋斗的一名表演者,如今,她已蜕变成为打破全球疆域藩篱的流行音乐天后女神卡卡。她是十年难得一见的艺术家,一名 有才华的歌手、作曲家、设计师,以及能够融合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以容易理解的方式呈现前卫艺术,并且拥有真实技巧的表演艺术家。

女神卡卡是谁?她是一名廿四岁的女人,她的舞台真言-“我是一名自由的坏女人!”跟舞台下的她,有如天壤之别:孤立的、缺乏安全感,以及无法一个人独处。她是 一名超乎常规的艺术家,她渴望成为一名敏锐的词曲创作歌手,她的偶像包括小甜甜布兰妮、比利.乔和布鲁斯.史普林斯汀。她是一名宣称事业重于男人,但却始 终无法忘怀前男友的女人。她的前男友说,她的企图心太强了。她也宣称,她不在乎人们的想法,但却花了很多时间上网,查阅外界对她的种种评述。她声称自己是 个骗子,但完全真实。她从来不会少引人注目。

这本书采访了超过五十名女神卡卡的朋友、员工、敌人和唱片业资深人士,《女神卡卡的降临》是第一本深入报导创造非凡文化现象的女神卡卡传记作品。

女神卡卡在全球有三千八百万张单曲的销售成绩,有五首排名第一的单曲,并且有一年销售八百万张专辑的佳绩。她近期与Elton John合唱,为2010年的葛来美奖开幕式,共同献上一曲。

女神卡卡,她同时在音乐奖颁奖现场与在当代艺术博物馆表演,可以看出她的跨界诉求,表现在音乐与服装设计上。

作者简介

莫琳.卡拉汉 Maureen Callahan

现居纽约。在纽约时报担任编辑与作者长达七年,书写范围从地方的到国家政治,涵盖下东城次文化区的所有事物。在此之前,她曾于MTV、Sassy、纽约 杂誌、Spin等刊物发表作品,这段期间她以合着的《Don’t Drink the Brown Water》一书赢得美国作曲家、作家与出版商协会颁发的“Deems Taylor”奖项,这本着作内容描述引起1999年“胡士托音乐风波”的缘由,这本着作也同时被评选入围DaCapo的“2000年最佳音乐着作”。 2009年莫琳.卡拉汉荣获纽约时报提名“普立兹新闻奖”。

Ladygaga简介

原 名:Stefani Joanne Angelina Germanotta (蒂芬妮.琼安.安吉莉娜.杰尔马诺塔)。1986年3月28日出生,白羊座。中文译名:刚出道没发片不太瞭解她的时候人们叫她“淑女嘎嘎”,后来又有的 不同版本的称呼,如嘎嘎夫人、女神卡卡、蕾迪卡卡、加加夫人,不过在专辑横扫全球,拿下3项MTV大奖以后人们叫得最多的还是LADY GAGA。

音乐影响:David Bowie、Queen、Madonna、Michael Jackson

成名曲:Just Dance (feat. Colby O’ Donis )(The Fame)Poker Face、 Paparazzi(专辑主打歌)、Beautiful Dirty Rich(各大酒吧夜店追捧 传唱率超高的超人气作品)Love game、Bad Romance

译者简介

黄文正

台大哲学系毕

经歷:中国时报电影记者∕国际新闻中心编译

曾任音乐线记者,对于影视领域及艺人动态诠释有更精湛且生动的描述

名人推荐

◎蒋  勳(美学大师)

◎陈文茜(资深媒体人)

◎个人意见(时尚评论)

◎谢介人(时报周刊副总编辑)

◎ENZO LIN(新锐服装设计师)

◎Makiyo (艺人)

◎丁小芹(艺人)

◎张珈祯、张珈瑜(双胞胎名模)

一致口碑推荐

详细资料

  • 丛书系列:Somebody
  • 规格: 精装 / 256页 / 16*24 cm / 普级 / 单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 台湾

目录

序曲 1

第一章:创造神话 9

第二章:蜕变成卡卡 29

第三章:夜店女王 49

第四章:偷窃的艺术 77

第五章:抛弃 97

第六章:一步一脚印 115

第七章:《此刻,我为你为活》 129

第八章:成名在望 147

第九章:流言缠身 177

第十章:变身 191

第十一章:风靡日本  215

索引 231

〈美丽、肮脏、富有的 Lady Gaga〉

文∕陈文茜

继1984年玛丹娜出道,终于二十六年后,一个摇滚女神名叫Lady GaGa取代她了。玛丹娜与我同岁,Lady卡卡生日比我晚三天,与我同一个星座;但我不得不偏心 Lady GaGa。她与叛逆的玛丹娜不同,不论谁访问她,她的回答总是一个制式答案,我本是怪胎,与社会格格不入,我只是一个想寻找同伴的迷失灵魂。

卡卡称自己是怪胎,她的表演则是怪物秀;她为自己创了一个新品牌概念Sexy Ugly;我很性感我也很丑。其实更正确地说,她的难能可贵在于全盘的离经,她彻底丢掉了十九世纪以来附着女人身上的优雅,也不特别强调对某一个宗教教义 的附属或叛逆,除了高举“我的同志男孩”外,她比玛丹娜更变形,更脱离社会轨道,所以才会穿着牛肉衣上台领奖。

卡卡的本名叫史蒂芬妮, 没成名前她常只穿着背心裙人字拖,绑马尾头,除了向来涂地很黑的眼线液外,她实在平淡无奇。目前人们可以在YouTube网站上找到的卡卡最早表演影片, 是在她纽约大学选秀比赛中赤脚弹琴的影片,当时史蒂芬妮还不叫卡卡,她的表演穿白色薄膜无肩带礼服,唱Norah Jones的抒情歌,音色美,但其他平淡无奇。隔了一年的演唱会影片,她大概十九岁了,开始会对台下听众吼大话了,“我拥有最病态的野心”。再隔一年,史 蒂芬妮这个平凡名字的女孩愈来愈出轨了,她常在网络上上传自製音乐影带,有一则影片里已预告卡卡时代的诞生;她宣称自己拥有一个充气娃娃,“每天都跟它做 爱。”

卡卡的父母都是纽约有钱人,妈妈小时候送她学钢琴,她爱音乐,但不想成为年轻淑女。小时候的她反而喜欢到餐厅吃饭时,爬上桌子跳 舞,并把麵包条当指挥棒挥舞。到NYU读书期间,她做了人生最重要的决定,开始厌烦父母的豪宅,走出林肯中心,搬到纽约下城,与许多原生性的世事共存,乞 丐、抢劫、涂鸦、街头表演…..所有等着在纽约爬起来或堕落下去的人都共存居住的地方。

卡卡的创意之名,据说是因为某次她弹奏皇后合唱 团“Radio Gaga”一曲时,製作人一时灵感丢出的,一群人创意组合后决定再加一个字Lady,总称Lady Gaga。而一直想不平凡的史蒂芬妮,一秒钟之内,就丢掉了她二十年平凡的名字,“爱死她了”。从此史蒂芬妮死了,或者用卡卡式的语言,吃狗屎噎死了;女 神卡卡诞生了。她没让自己成为恋父的才女,整天在纽约下东城里鬼混,跟最红的酒保拍拖,每天想些新鲜点子装扮,到夜店里吸引人们对她拍照。在下东城里,与 她同住一栋楼的邻居,一直以为她是妓女,直到电视上发现卡卡女神,才大吃一惊。

二○○六年,卡卡二十岁,西方音乐界已没有任何创新的产品,一切无聊至极,只剩49岁的玛丹娜还有点看头。国际唱片公司急于寻找不够漂亮却倔强的明星,唱片界第一个发现卡卡人傅沙里说,他第一眼瞧见史蒂芬妮时,就觉得她从黑帮电影《四海兄弟》走出来的人物。

二十二岁的她在与Sony唱片碰面前,仅穿着裤袜和内衣就走出门。卡卡一生最崇拜的人是父亲,她爹简直快疯了,骂她“妳看起来像个他妈的荡妇!”她虽心 里受伤,却仍一笑置之,我行我素。也是同一年史蒂芬妮决心把演艺事业摆在男人之前,因为演艺事业不像男人,在床上翻滚一夜,第二天起来却通报你,“我已不 再爱妳”。

我们后来看着〈罗曼死〉中的卡卡,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成长诞生的,与她工作的人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她勇于抛弃一切的决心。每个 表演、舞蹈、唱腔、造型都得有特殊的创意性,她讨厌抄袭。从下东城那里她混来的本事,后来一一表现于〈罗曼死〉MTV中,工作中她可能顺便和那个录音师拍 拖,“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把她从工作室拉走”。

卡卡未成名前已签下八十五 万美金的签约金,当她告诉好友时,无人相信,“那实在太荒谬了。平白给一个无名小卒那么多钱。”但后来证明这是实情,因为她在资深副总裁面前试镜,坐在钢 琴椅上,穿着一件紧身小短裙,大屁股一边弹唱一边上下起伏,她自弹自唱的曲子是〈美丽、肮脏、富有〉。这首歌是卡卡人生的剪影,却不是平凡世界里可能的组 合。

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世间人到处传述卡卡的行径。卡卡是阴阳人,卡卡的迷你裙下有个突起的怪东西,看起来毛茸茸的,……。争议也好,留言也罢,她发表了如下的声明,“我没有被冒犯,被冒犯的是我的阴道。”“你们怀疑我的力量,因为你们总将力量与男人的阴茎画上等号。”

卡卡的美感,有时我也不敢恭维,尤其她那一套牛肉装。我倒比较喜欢她在〈扑克脸〉和〈罗曼死〉中的MV演出,她侧卧于一张焦黑床垫,身旁躺着一具骷髅; 或者以格林童话为主题的马甲内衣。二○○六年十二月这位曾被纽约下东城邻居当成是妓女的卡卡,为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表演。她将自己悬吊于舞台上方二十 呎,琴也升于半空中自弹自唱;身穿伊莉莎白一世,那位被称为处女的女皇的标准礼服,但以红色乳胶製成,眼睛四周贴满红色亮片,宣告一场只有文
艺復兴时代才有的华丽式新古典演出。

其实卡卡的声音与创作,足以比美Elton John,尤其高亢时既柔美又震耳饱满。但她常得回答的总是她是否过度操弄她的外型?或者另一个极端,把她表征成继安迪沃荷后的纽约新艺术家。她曾自嘲自 己是“一个诈骗名气的艺术家”,有些唱片高层批评她,应选择闭嘴,不应该常接受访问,她已大量激发人们的想像力,不要老上欧普拉这些人的节目,回答一些令 人反感的问题。

与她同一星座的我知道,这一点太难了。我们太爱引人愤怒,太爱随心所慾,太爱把讨厌我们的人炸得痛苦不堪。如今史蒂芬妮已是女神卡卡,她的迷从五岁到八十岁。她不只有着天赋才华,不只有着各种因自信才耍得出来的噱头;她有着每个女人男人都做不到随心所慾,自在怡然。

所以穿上牛肉装,领下八个MTV大奖,女神卡卡的世纪开始了。

从淑女到女神--个人意见(时尚评论)

“卡 卡的自述,就带有神话的那种创造性意味,到了这种时刻,真实已经不是第一要务,重要的是她创造了,或把自己代入了一种典型,至于原本的那个史蒂芬妮在我们 现在看到的卡卡里面佔有多少比例,似乎已经离开了一般人关心的范围,我们看到的她,是由许多张口诉说的一个故事,是由不同人塑造的一个偶像,在这里,你可 以一窥那个过程。”

卡卡来的正是时候--谢介人(时报周刊部总编辑)

“不管你喜不喜欢女神卡卡,她的一举一动已成为我们每天生活的一部份,它可能是你的电话答铃声或是鲜艳的脣膏色彩,今天女神卡卡真的很有名,而且大家都知道!”

自由坏女人--ENZO LIN(新锐服装设计师)

“她的一夕爆红,证明了一切,她没有因为做了这些所谓超越道德标准或令人髮指的事情而被法律制裁,而是引起全世界的共鸣,她,LADY GAGA,正式带领世人-认识自己。”

内容连载

§内文1

第三章 夜店女王 

“她绝对受到瞩目”麦可‧T说道,“而且为众人环绕”。 

在这个时期,卡卡有两位女性知己友人,一个是星光小姐,另一个是温蒂‧史塔兰。两人都比卡卡年长,她们站在专业的角度协助她,而且也不会利用她。 她们想要帮助卡卡,也喜欢跟她一起外出厮混。她是个风趣、贴心、慷慨又快活热情的女孩,在碰到有关男生或事业上的困境时,也不害怕受伤和经济拮据。她真的 很喜欢谈论自己,完全无视其他话题。 

“我们常会一起出去,”史塔兰说。“我们相偕去酒吧或音乐会。我们一同观赏交响乐团的演出。我们一天大概会通上三次电话。我跟她的家人一起过圣诞 节。她会睡在我家,要我就感情问题给她一点建议”史塔兰说,卡卡非常讨厌孤单一人。所以,卡卡去她家过夜时,因为不喜欢独自睡沙发,会挤到床上跟她一起 睡。史塔兰表示,这只是为了作伴,别无他意。“她原本是个夜猫族,但罗伯把她改造成一隻早起鸟”,卡卡早上通常会到温蒂汉堡买杯咖啡和棕色纸袋装的外带早 餐。 

然而,傅沙里不是完全支持她们的友谊。“他不喜欢看到我们一块出去”史塔兰说,“他担心我们会吸引男孩子,或其他什么的”。不过,傅沙里还是会向史塔兰寻求有关他与卡卡两人关係的一些忠告。 

不论是出自变态、报仇或怯懦,罗伯有时会带未婚妻珍跟她们几个女孩子一块吃晚餐。“大约在那个时候,周遭的氛围开始变得紧绷”史塔兰说。“我想,珍已起了疑心,而且我认为她开始检查罗伯的手机短信。” 

卡卡也会检查珍传给傅沙里的短信。只要他离开工作室一会儿,她就会快速扫视他的手机邮箱,一旦发现有传自珍的短信,她就会暴跳如雷。不过当她恢復冷静,知道自己的荒谬后,她会向傅沙里道歉。 

卡卡在这段时期结交的另外一位朋友,一说到傅沙里就非常生气。“我不怕跟你说她和罗伯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实在是太难看了”她说,“但是,她没 有做错任何事情。”值此同时,傅沙里和史塔兰希望,傅沙里的经纪人罗伦‧贝森康(Laurent Besencon)也可以将卡卡纳入旗下,但遭到拒绝。他认为卡卡的外型是个大问题。史塔兰和傅沙里不气馁,决定继续前进。他们将〈爱情狗仔〉和〈美丽, 肮脏,富有〉的最后完整版上传至 MySpace网站。卡卡自己也进行了一项“媒体购买”,她向“纯音量网站”(PureVolume.com)购买了一个显着的网页位置,刊登了数周的广 告。这是非常有趣的选择,这个网站主要播放“情绪摇滚”(Emo)歌曲,也可以让歌迷上网留言,宣泄各种不满情绪:对于世界、父母、得不到回报的单恋、朋 友,或是针对自己。卡卡那种欧洲风格、疯癫起舞的音乐美学,跟这个网站完全不搭调:就如同在周五夜,舞会皇后在宅男技客(geeks)的郊区发霉地下室玩 《龙与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电玩遊戏,或是像流浪汉跟酷小子一起坐在公车后座般。一切视你的世界观而定。 

“我想不通她为何要在纯音量网站上,展开如此大的促销宣传”,当时在“岛屿╱好果酱音乐集团”A&R企製部门工作的莎拉‧雷维丁(Sarah Lewitinn)说道。“我认为她有副好嗓音,但想不通她到底在想什么。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想要成为另一个蜜雪儿‧布兰奇(Michelle Branch)、附和帕拉莫尔乐团(Paramore)或是其他什么的。她的外型与呈现在纯粹音量网站上的模样截然不同。她尚未真正展现出,她最终将转变 成的大卫‧鲍伊加玛丹娜加小甜甜布兰妮的任何模样。” 

卡卡依然试着解开自己的艺术基因密码:她深知,如同所有的音乐表演者,她需要拥有一种外貌,一个具备市场性、可迅速识别品牌的清晰形象。只是,她并不清楚该如何做。 

儘管她后来在接受访问时,谈到自己是个似乎爱好艺术的、不合群的局外人,但她确确实实是个不折不扣来自上西城的天主教乖乖牌,从来不热衷于阅读, 她会在“奥利佛和贝蒂”(Olive and Bette’s)这类昂贵的品味普通的精品店购买东西,她只是希望每个人都会喜欢她而已。 

她跟唱片公司的传记作者说:“我是那种疯迷小甜甜布兰妮的女孩,会因为在TRL演唱会上看到她的手而喜极而泣。”唐‧劳伦斯(Don Lawrence)在她十六岁时担任她的歌唱指导,他曾与米克‧杰格(Mick Jagger)、波诺(Bono)和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合作过。“卡卡的父母总是想方设法让她认识最优秀的人”苏利文说道。“她跟唐合作很长一段时间”。 直到今日,她在巡迴演唱时,还是会随身携带劳伦斯的练唱带。 

劳伦斯引荐迪士尼频道(Disney Channel)的高层给史蒂芬妮认识,并建议她参加一次试镜,获选者将有机会成为美少女团体“没有秘密”(No Secrets)的新主唱(该少女团体在专辑封面上,穿着白色牛仔裤和令人尴尬的两色帽衫)。“没有秘密”是青少年偶像製造工厂Fordlândia于二 ○○一年新成立的乐团,Fordlândia在九○年代曾推出过“超级男孩”(’N Sync)、小甜甜布兰妮、克莉丝汀‧阿奎莱拉和新好男孩(Backstreet Boys)等青少年超级偶像歌手和乐团。“没有秘密”刚出道时,曾与新好男孩团员尼克‧卡特(Nick Carter)瘦弱、粗鲁的弟弟亚伦(Aaron),一起合唱〈天之骄子〉(Oh Aaron)和〈Stride 〉 

(Jump on the Fizzy)等有着可悲歌名的歌曲。 

“它让我有机会认识唱片业”,卡卡提到参加青少年偶像工厂选秀时说道。“我当时以为,我即将变成惠妮‧休斯顿,不过,我当时不知道这是要付出代价的,直到后来我才明瞭。” 

在寻求一份唱片合约之际,卡卡也尽其所能地设法跟更多夜店签约驻唱,现在,她有时会以“塑胶卡卡乐团”(Plastic GaGa Band)之名进行表演。“我在纽约市的每一家夜店演出”她说。“我轰炸每一家夜店,然后在每一家店把塑胶卡卡乐团搞死。我照大家所认为的方式去做:出 发、弹奏表演、支付帐单,然后努力工作。”大约此时,贝森康被说服去看卡卡的现场演出,他去了,最后终于签约成了她的经纪人。 

她上传到网络的两首歌曲获得病毒式的成功,变成她与唱片公司谈判的最佳筹码;她是虚拟网络空间的最佳销售员,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跟她会面呢? 
BigChampagne.com音乐网站的运行长艾瑞克‧葛兰德(Eric Garland)说:“她是如此完美,天生就是被造来成为二十一世纪流行音乐的巨星。”葛兰德是网络音乐消费的专家,他的公司提供大唱片公司资料追踪服 务,包括“点对点”(peer-to-peer)档案分享服务。 

他说,“根据社交的新定义,卡卡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社交动物。她有点胡搞,但我说的胡搞并不是像恶女凯莎(Ke$ha)那一类,我的意思是网络上的 社交式胡搞。”(恶女凯莎自诩为拖车屋停放场的前卫流行女歌手,她竭尽所能地想方设法被拿来与卡卡相提并论。)然而,这是卡卡对于建立和经营网络认同的天 生悟性,以及一种对于回应社群的意识能力,这些社群的回应力不逊于大唱片公司的支持,大幅推升了她的全球知名度。她后来积极寻求八卦部落客裴瑞兹‧希尔顿 (Perez Hilton)的支持。二○一○年四月,她的个人网站在全美最多人浏览的网站排行榜中,名列第一百九十二名;至于全球排名则是第五百一十七名。 

对实体唱片业和缺乏想像力的大唱片公司而言,卡卡有许多缺点。他们会说,卡卡的长相不对,他们从未看过有如此外型的畅销歌手。但她并未停止尝试。 她试图与当年她在“着名音乐”的老闆尔文‧罗宾森签一份版权合约,基本上, 就是签定一份可以将她创作的歌曲,转卖给其他歌手的版权合约,但遭到罗宾森拒绝。她接着跟索尼/ATV接触,但他们同样兴趣缺缺。根据消息人士透露,她去 索尼/ATV时,接待她的是丹尼.高德博(Danny Goldberg)。高德博曾担任涅盘乐团(Nirvana)的经纪人,并经营过三家大唱片公司。傅沙里陪着卡卡赴会前,希望能藉此获得一点尊重。然而, 卡卡觉得,她讲话时,高德博根本没有在听,他表现出他没兴趣的样子已到无以復加的程度。会议结束离开时,卡卡非常愤怒,她向傅沙里咆哮说,她永远不会跟索 尼/ATV签约。之后,她把行动目标指向“岛屿╱好果酱音乐集团”。二○○六年底,她前往他们位于中城曼哈顿的办公室进行试镜。 

一位岛屿╱好果酱的员工回忆说,当她看到卡卡走入大厅,“她让我联想到电影《麻雀变凤凰》(Pretty Woman )里的茱莉亚.罗勃兹(Julia Roberts)。”她说。“但她穿的是‘美国服饰’的衣服。” 

当天下午在岛屿╱好果酱发生的事,已成了卡卡神话的一部分,至于真实的情况连她当时最要好的一位朋友也是从卡卡口中得知;因为他不在场,卡卡在试 镜结束后,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事情经过:卡卡对一群吵闹的高层们,自弹自唱。她从眼角瞄到一个人,站起来离去。她很惊恐,但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来。她继续弹 唱,当她表演结束后,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公司老闆洛城的安东尼欧.雷德(Antonio ”L.A.” Reid)。他说:“我们出去聊点法律问题,”在唱片圈,这句行话的意思就是:“我们打算签下妳!” 

据某位在场人士透露,整个过程完全不是那样。举一件事为例,卡卡那天的会面是由雷德亲自接见。“她走进雷德的办公室,“几分钟过后,有人问我,想不想看卡卡在雷德办公室的展示秀。” 

当时在办公室里的人包括卡卡未来的A&R企製人员乔许.萨鲁宾(Josh Sarubin)、资深副总裁卡伦.克瓦克(Karen Kwak),她是雷德的左右手,还有其他一些人。雷德的办公室内有个小房间,大约一百平方呎大小,里面摆了一架立式钢琴,而卡卡就在那里进行试镜。 

“她坐在钢琴椅上,然后介绍自己。”这名消息人士说道,“接着她开始自弹自唱,表演了〈美丽,肮脏,富有〉和其他歌曲。她的演出令人惊叹,这是无 庸置疑的。看着她坐在钢琴后面,你便知道她非常特别。但问题是,我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如此认为,我不记得任何有关歌曲的东西,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 眼睛完全无法离开她的屁股。她穿了一件紧身小短裙,还是筒型礼服什么的,她的身体前后晃动,而你只看到她的大屁股上下起伏着,就像坐在翘翘板上一样。每个 人脸上都堆满着笑容你看我我看你,并盯着她的屁股瞧。” 

结束小型演出后,她转头望向雷德,这部分的故事与神话相符。这位消息人士说道。“雷德跟她说,‘我要妳下楼到商业事务部门,我们会提供一份合约给妳。先把合约签好,否则休想离开这栋建筑物。’” 

卡卡与该公司的律师会面,当她找来自己的律师时,他问卡卡,由谁来主导这笔交易。她的律师告诉她,岛屿╱好果酱开出的合约金额非常庞大,他们已派出旗下最好的律师之一,处理这项交易。 

“她当时回答说:‘我这辈子都会跟我的律师在一起,永远不会改变。’”史塔兰说道。“不过,她的律师现在已经不再是她的律师了,这种事日后会变得司空见惯。”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