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恐惧的原来全是业力!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8 21:09  阅读 6,153 views 次

佩霖几天前来处理业力时!突然问我:[被关在红色海中的人是谁?]

我愣了一下!知道那人不是佩霖!是我!但是我却看不见那个影像!像被制约了一样!必须用佩霖的感应器!我说:[看见了!那个长得像公主的人是我!他被谁关了?]

佩霖思考了一下![是一个伯爵!老师!感觉上像是你认识的人!]

我当时猜了很久!从蔚然开始猜起!果然有9%!接着佩霖建议我继续猜!我几乎把所有学生跟认识的人全放进去核对了!

竟然逍遥子有38%!思桦有28%!启隆有3%!我后来开始动手改时空!

佩霖眼见我的公主在海中被关的罩子!不断在改变!从红色变成绿色!蓝色!转成白色!最后透明不见了!

我的脑子正中央有一坨恐惧!不断掉下来再崩蹋!灰黑色!我后来昏迷了两个小时起来!

那些是被我关过的人的恐惧!我超级害怕失去自由的!害怕失去自由几乎是我此生中最不能对抗的功课!

结果!我从此次的经验中竟然发现!这些恐惧不是我的!是被我关过的人的怨恨!

那些海的颜色就是被我关的人灵体的颜色!

蔚然的红魔鬼!怨恨最深所以佩霖先看到红色!

思桦的绿妖精!启隆的蓝佼龙!我关过无数的人!因为抓妖魔!但是这些妖魔被关动不动就上千年!所以被关时的怨恨念头全是请给我自由!

我因此身上充满了失去自由的恐惧!

我一直以为是当太久的鱼类导致!原来不是!是我关了太多妖魔!他们对我的怨恨!

在我的天灵盖下面!长久下来已经形成一坨黑灰之气!

原来我跟佩霖一样!他是吃鬼吃太多怕鬼!我是关妖魔关太多!怕被关!

我们最恐惧的原来全是业力!

这几天关亦乔从香港来!他每次来几乎都会被我弄哭!我随意说了几句点他省悟的话!他就又哭了!

因为她的爱魔系统又被掀开来!被蔚然说是无限量庞大的爱魔系统!

我用中低空的一尊亦乔的释迦摩尼去对抗!竟然不到一刻钟!那尊释迦摩尼的光体全被亦乔的爱魔的黑光吃掉了!

她心情因此非常低落!

我说:[你看不见自己的问题?你内心的操控欲望!跟缺乏掌握爱人的恐惧!让你的系统99.89无法离开爱魔系统!]

一个人一定是对自己曾经超级失望!没有自信!才会臣服于用别人的力量!生生世世变成魔的爱奴!

只有当魔的爱奴!才能青春不变!拥有永世不变心的爱人!问题是你的平行时空的灵魂会承担这些业报!

看起来永远光亮的爱魔们!那些恶业的黑水全部往低空流过去!流到你没有察觉的其他空间中的自己!那些自己因此如同在炼狱中!像是永世不幸的黑鬼!屡屡遭遇不可思议的业报!

亦乔超级震惊![怎么救他们?这样的我太自私了!?]

[只能修成白道才能救!系统在你身上!除非你放弃那种操纵感与生生世世要掌控爱人的心的安全感!]

这很难!但因此我们突然明白了!原来我们看起来侥幸所得的所有意外!全都是过去世的奉献与牺牲而来!

我们现在有遭遇的不幸!全是过去世的业报导致!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不会有白受的苦跟报应!

希望大家清醒后能观察自己的心更敏锐的掌握每一个当下的心性!因为那就是因果的开始!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