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灵魂DNA」?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7 23:39  阅读 7,724 views 次

什么是“灵魂DNA”(spiritual DNA)

无论在讲台上、于畅销图书的内容中,抑或是电视的清谈节目,我们听见有越来越多人谈及“灵魂DNA”,它究竟是什么呢?这词语于五至十年前几乎闻所未闻,但现在只要上Google查一查,便会发现多达22,400个结果,这些网页的作者包括主流福音派人士、东方神秘主义修行者,和秘术修练者等。究竟这词语是个深邃的比喻,抑或仅具有字面的意义而已?究竟它所指的,是明显更深一层(或更高一层)的真理,抑或只不过是个形而上学的胡说八道呢?让我们看看这词语何以“流行起来”,并透过神的说话来测试其端倪。

首先,在众多信耶稣的人士之中,这词语已成为流行用语。Meredith Day写了一篇名为“发掘我们的灵魂DNA”(Discovering Our Spiritual DNA)的文章,上载于北美差传委员会(North American Mission Board)的网页上,她在文章中表示︰

“从比喻的角度来看,当我们在基督里重生,祂便将一种新的灵魂DNA注入我们里面,叫我们很渴望将祂介绍给别人……。”

倘若灵魂DNA真有其事的话,这样的解释似乎无伤大雅,但究竟有没有这回事呢?若有的话,它究竟是什么?将圣灵感动人心和引人认罪的工作视为“一种新的灵魂DNA”,究竟这合乎圣经吗?有人于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的网页中提出“何谓灵魂DNA”这条问题,他们的回应如下︰

“‘灵魂DNA’是指一个人于重生之时从神领受的新性情……,保罗说我们有一个旧的性情,称为‘旧人’(弗四22),然后我们穿上新人,也就是新的性情(弗四24)。”

这答案似乎直截了当,并假设这词语主要于基督教圈子里采用,但也有其他基督徒这样说(www.schizophrenia-info.info [1])︰

“当神将我们收纳为祂家中的一份子时,……祂便住在我们的DNA、我们的血液和我们的灵中。祂的血在我们里头运行,使我们现在便能透过我们的肉体来作祂的工,我们能施行祂的神蹟奇事了。……祂的灵与我们的灵合为一体,正如精子和卵子结合一般。”

圣灵如何住在信主的人里面,实在是一个奥秘,可是,人若将这种奇妙而崭新的作为,解释为肉体/灵魂DNA上的转变,这样便显得过于诡秘。再者,虽然信主的人都“在灵里合一”,但我们却不会像耶稣基督作为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那样“与神合一”。圣经清楚指出,我们现在的身体是“瓦器”,是暂时的“帐棚”,却并非藉着“灵魂DNA”上的转变而“超自然化”,我们都期盼着将来那个荣耀的身体。

Bill Yount是一位大名鼎鼎的预言家(他以“shofar-blowing”事工见称,他声称透过此方法便可使人接驳至神的“频率”,因而拥有“打开天窗”的神奇力量),他最近如此形容Britney Spears和其他荷李活影星所诞下的孩子︰

“当有些明星纷纷议论谁是孩子的父亲,我却听见一位父亲大声呼喊道︰‘他们全都是我的孩子!他们拥有我的DNA,他们与我十分相似!’”

如此理念,跟圣经的教训更为不符。人得以成为“神的儿女”,全因为他们藉着悔改和相信神的恩典,于属灵上与耶稣基督同为后嗣,因而承受了永生这份免费的礼物。倘若婴孩和小孩子(唯有神知道个别小孩子当由什么年龄开始为自己负责)于未信耶稣的状态下去世,他们绝不会被判入永刑之中,但他们不会自动成为神的属灵“后裔”(即使按比喻的角度亦然),也不会拥有根本不存在的“灵魂DNA”。这其实是一种具有神秘色彩的胡说八道,与摩门教及其他宗教所提倡的“灵孩”(spirit child)教导不相伯仲。

有一个以“spiritualDNA.net”为标题的网站,将“创造DNA的转化”视为“进化论的另一套看法”︰“负责创造生命的那股动力,掌管着我们的创造,而且铭刻于我们的基因结构(DNA)之中。我们彼此的印记有所不同,它的存在,乃是灵魂反射进地上的物质而得出的结果……,而整个过程则视乎我们的命数如何……。我们将透过一种不同的祈祷方式──就是完完全全地为着一切活着而又会生长的东西(无论是可见还是不可见的)祈祷,……因而引进至一个由‘新盟约’(New Covenant)支配的‘新纪元’(The New Age)。”

相信很多信徒都能即时指出,这一切只不过是一种虚假的乌托邦理想,也是个恶极的骗局。然而,有一位自称“基督教神职人员”的人士声称于1986年遇见基督,并于1993年“飞往”天堂,这些经历促使他成立“鹰的异象”事工(Eagle Vision Ministry)。这人说出以下的一番话︰

“DNA像电脑程式一般输入我们的细胞之中……。我们每一个细胞都拥有一套程式,不是由电磁体写成,乃是以化学的形式写成……。有八个灵魂从挪亚方舟中出来……。坐在你身体的那人与你有关,无论你是否喜欢。”

将比喻和事实混为一谈,看来有点道理,但他继续解释其理念,开始从人世间转而至超自然界︰

“在灵界有灵魂DNA……。我们已将思想领域定义为灵魂DNA,它有自己的结构,这结构也有着某一个样式,它会根据自己的样式一直衍生下去。灵魂DNA具有繁殖能力。”

虽然从表面看来,他很有诚意地解释“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这节经文,并藉此引进一个既具有权威、又带有科学背境的概念,但这概念毕竟没有任何实质根据,也没有圣经根据,这可说是个严重错谬!他好像那些“思想科学专家”(例如精通“The Secret”的专家)一般,试图以“科学的方式”,将那些既有用而又具有实体的东西应用于灵魂的领域中;可是,“灵魂DNA”与“思想波”(thought wave)一样,只不过是幻想出来的东西。这些灵带来如此这般“新启示”,但愿所有基督徒都来试验之!

Bill Donahue写了一篇名为“DNA与神”的文章,回应《时代》杂志于2004年出版一篇名为“神的基因”的主题文章。《时代》杂志那篇文章讲述研究人员试图于人体DNA中寻找“灵魂感应器”。致力研究“隐藏的古代智慧”的Bill Donahue,深深地认定“DNA可透过电力而出现改变”,又认为“神非人”(民二十三19),而且“神就是光”(约壹一5),因此他作出如此推论︰

“……我们乃是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被造,这表示我们也是光……。DNA包含两方面,一方面是肉体DNA,从父母那里遗传至我们的身体,另一方面就是佛教徒所说的“灵魂DNA”……。这正是我极力反对死刑的原因,因为死者的灵魂DNA会走进新的身体,……干着同样的恶事。”

请注意,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士和那些研究超自然现象的通灵学家,均试图借助科学研究(所谓有圣经支持的研究)来解释那些看不见、摸不到的灵界现象。现今有两个“福音派”运动,驱使这错谬以更快的速度广传下去,这两个运动分别称为“新使徒改革运动”(New Apostolic Reformation, NAR)以及“新兴教会运动”(Emerging Church)。Bob Jones是一名“新使徒改革运动”先知(他与一所与他同名的大学无关),而Paul Keith Davis则每年发表一篇名为“牧羊人之仗”的“预言”宣告,他们于2006年写下这样的话︰

“在现今的世代中,很多人都拥有独特而神圣的特质,交织于他们的灵魂DNA之中。有一个“预设了的好东西”,驱使我们离开外院,得以进入那国度,这“预设了的好东西”称为“神圣命运”。

与圣经真理相比,这个所谓“神圣命运”与印度教(甚至加尔文派)的“命运”(Karma)概念拥有更大的关联,蕴含着宿命论的意味。“灵魂新品种”(New Breed)这概念源自春雨运动(Latter-Rain movement)(神召会和很多福音派信徒均视之为异端),它与新纪元运动的“典范转移”(paradigm shift)或灵魂“大跃进”(quantum leap)概念,以及“基督意识”演化等概念十分吻合。相信“基督意识”这概念日后会促使全人类合一,使“天国”重现于地上。

Bill Johnson为另一名“新使徒改革运动使徒”,也是加州Redding城伯特利教会的牧者,他在其着作《当天堂侵占地球》(When Heaven Invades Earth)中表示︰“我们里头的灵魂DNA,驱使我们对身边那些高不可攀的事情心存渴慕,继而俯伏于耶稣名下。”这句神秘的说话看似很高尚,但究竟它所谓何意?究竟“新使徒改革运动”所推崇的“现在天国神学”(Kingdom-Now theology),与Asa Wulfe于其着作中(这书的题目又刚好为“在地上建立天国”(Creating Heaven on Earth))所提出的“新”观点是否具有同等意义呢?

“我们通常认为‘上天堂’的意思,就是离开世界,继而进入更高的境地,但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在我们这个世代之中,‘上天堂’的意思就是于地上建立天堂──就在此时,就在此地……。只须启动另一部份的DNA──也即是灵魂DNA,就能展开这个过程。”

究竟一个人如何“启动”其灵魂DNA呢?就是要藉着某类型的“内在醒觉”经验,包括瑜珈、归心祈祷(centering prayer)、灵气能量(reiki)、鼓圈圈(drum circles)、催眠舞、东方神秘默想方法等方式。甚至连一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士,也接受“预言派传道人”的指导,这些“传道人”教导(和施行)一些技术来制造“第三层天异象”以及“与天使相遇的经历”,但很不幸的是,这些灵很多都未经试验。事实上,众多灵魂“饥饿”的信徒已渐渐没有能耐去等候“所盼望的福”,因此他们越来越爱追求看见“神”的具体显现。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信徒,渐渐忘记救主“将我们提到祂那里”这应许,取以代之的是一个“金牛犊”宗教──这宗教所应许的是一种假“被提”,就是我们可于“此时此地”,欣喜若狂地与神相遇。

虽然“灵魂DNA”是个很有趣的比喻,但经过理性分析和在圣经的亮光之下,就能即时明白这只不过是个幻想出来的概念,毫无意义可言。事实上,那仇敌正在采用这套看似符合科学的解释方法,来介绍“下一个进化阶段”演变而成的新属灵品种“超级人类”(super-sapiens)──这是一种全球性的“基督意识”浪潮,为敌基督的“虚谎”揭开序幕。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