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智英-五十九岁的觉悟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4 11:50  阅读 4,709 views 次

我认为,只要做事够拚命,成功是不难的。事业有成虽然不难,然而想在做事拚命与做人得宜之间拿捏平衡却是非常困难的。倘若成功的代价是牺牲家庭温暖、夫妻感情和儿女亲情,你还会拚搏吗?

有些人为了追求成功,不顾一切的拚命工作,忽略了家庭和儿女,把这视为理所当然。心无旁骛地专注投入工作是对的,可是不少人却往往将家庭视为公司的一部分,跟老婆分工合作,她管内我管外。总之给够家用,便履行了做丈夫的责任;若能为家人提供好的生活条件,便是个好丈夫。

这些为了工作将亲子关係视为上司与下属一般的人,只会对子女下命令,不会沟通;亲子之间,在物质的赏罚之外,完全没有精神的鼓励和情感的抚慰。夫妻感情、儿女亲情通通变成了利益交换、市场买卖,这又还成个家吗?事业成功并非生命的一切,可是不少人为了事业的成功却付出了一切。

如今市场全球化,给世界带来了空前的物质繁荣,让亿万穷人翻身,但也加剧了竞争。今日再也没有一个安稳、平静的工作环境,也没有什么中庸之道。只有fast track和slow track之别,只有在fast track上的人才有较好的薪酬待遇、较多的机会。可是要走上fast track,却往往要作出很大的牺牲。

《财星》杂誌(FORTUNE)曾有则关于多明尼克‧欧尔(Dominic Orr)先生的封面故事。欧尔先生是在香港长大的澳门人,他在矽谷大有来头,事业非常成功。可能是从欧尔先生身上我彷彿看见了自己从前的影子,也可能是家庭对我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因此欧尔先生为了工作一步一步地毁掉婚姻、家庭的过程,令我触目惊心,感同身受。

欧尔先生是个工作狂。他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工作十八至二十个小时。有时回家早了,也只顾着回复电邮,用电话谈业务或者招募新人。工作让他神情紧绷,脾气变坏。他不跟家人交谈,碰面也不多望一眼。跟家人只有争吵衝突,觉得他们是工作的绊脚石,对他们大声吆喝。

就算是星期六或星期日从外地洽公回来,一下飞机,他也直奔公司开会,不回家与家人团聚。一般人有了孩子,通常都会稍为放慢脚步,陪陪孩子,享受一下家庭生活。欧尔先生的眼中则还是只有工作。当他在惠普电脑公司(Hewlett-Packard)工作时,女儿在香港出生。太太分娩后的第二天,他便丢下初生的婴儿,和身体、心灵同样脆弱、极需丈夫陪伴爱惜的老婆,飞往加州与公司总裁见面(时至今日,提起这件事,他的前妻依然非常怨忿)。

翌年,他母亲去世,第二天他便飞到外地参加营业会议;为了等他,他母亲的葬礼要延迟三天。当时他完全不觉得这些做法有什么不妥,男人就是要以事业为重嘛。

欧尔先生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做生意的,自小便习惯了祖父和父亲整天在外工作,家里只有女人和佣人。这种男主外、女主内的伦理价值观长大下的他,认为男人结婚、有孩子,丢下家庭专注于工作是天经地义的事。后来,他父亲罹患癌症去世,家道随而中落,意识上(或潜意识上)他想重振家声。因此对他来说,拚命工作不仅是为了事业有成,更是他的天职了。

欧尔先生的事业无疑有成。离开惠普后,他担任过几间新创的高科技公司总裁,卖了公司给加拿大的北方通讯,更让他赚了好几亿美元。事业和财富都有了,家庭却破碎不堪。为了儿子的学业成绩和电话费用,父子俩大吵一架,完全没有沟通。女儿看到父亲和哥哥争吵便躲起来,不敢跟父亲见面。太太和他貌已不合,神则更远。直到她知道他有了外遇,关係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有一晚,他罕见地回家吃饭,碰巧儿子跟女友闹分手,在电话上纠缠不下,一家人都等着儿子开饭,他怒不可抑,大声叱责儿子,威胁要拿走他的电脑。深受与女友分手折磨之苦,再受到一向冷漠的父亲叱喝和威胁,儿子又怎能不怒火中烧?当下他立刻想报復,想要毁灭他心爱的东西。

于是,晚上趁家人都熟睡了,儿子拿起壁炉上的火钳和滑板走进车库,用火钳砸打父亲的爱车日产Infiniti,连门柄也打掉了。再拿起滑板,用钢轮对准车的每一块铁板,用力撞击,非得造成最严重的损坏不可。

第二天,天未亮欧尔先生便开车赶赴一个早餐约会。他全神贯注在工作上,丝毫没觉察车身的损坏。一个小时之后,早餐会结束,他才见到爱车千疮百孔。那一刻他惊愕得晕眩,眼前看见的不是千疮百孔的坐驾,而是千疮百孔的家。他觉悟到,为了事业,他在fast track上失控了开overdrive,全神贯注往工作中去,心甘情愿地牺牲了家庭。眼前这辆破车是这个选择的后果,他知道要弥补全家人。

可是,觉悟来得太迟了。那时太太已决定离开他,搬出去的时候,她狠下心将一双儿女留下,因为她知道,带走一对子女,他们将从此失去父亲;不带走子女,那么他们还偶然有机会见到父亲。她宁愿住得近一点,每天下午回来照顾儿女,给他们煮晚餐,然后带着满脸泪水开车离开。家是破碎了,大家仍拚命地维繫亲情。

人之初性本善。觉悟了的欧尔先生决定走出只有工作、没有生活、暗无天日的窄巷,寻找人生的光芒。他辞掉了工作,学习园艺和厨艺,煮饭给儿女吃,开始学习照顾家庭。儿子学业出了问题,他跟儿子一起到日本学习日文三个月。他说这段日子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欧尔先生一直要做个完美的人。不过,他心目中的好仅是做个好上司、好同事。见到破车的当下他才明瞭,一切是从家庭的温暖开始,只有在家人爱的烘焙下,才会对别人有怜悯之心,才会有爱。当不成妻子的好丈夫,又岂会在公司当个好同事?当不成儿女的好父亲,又岂会是下属的好上司?爱心是从家里培养出来的。

欧尔先生后来返回工作。他还是像过去一样的拚命,但心里多了家庭和儿女,这种牵挂令他在百忙之中还跟儿女维持亲密的关係。牵挂之情自然使他非挤出时间来关心儿女,分享儿女的快乐和痛苦。这点关心让他在繁忙的工作和家庭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

不少人把“工作之余要负起社会责任”挂在嘴边,却没有多少人会说在工作之余,要关心、爱护妻子和儿女,负起对家庭的责任。家庭尚未照顾好,便想慷慨、伟大无私到要拯救整个社会,这样的人是不是太无情和虚伪了吗?

家庭破碎,却揽着事业成功的光环而自豪,这样的成就不是太空虚了吗?我们努力工作,为的不外乎生活快乐。没有家庭温暖、夫妇感情和儿女亲情,这样的人又会快乐吗?真正成功的人,都能在家庭和事业之间取到一个美好的平衡点。

PS:收笔之际,我刚好五十九岁。Alleluia!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