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死于巨富」与「生而穷忙」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4 10:37  阅读 4,660 views 次

被称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最近说了一句“死于巨富是可耻的”,颇引起讨论。他说财富如水,如果有一杯水可以一个人喝,有一条河就应与大家分享。据报导,陈光标本人行善不遗余力,每年把公司利润一半以上捐出做慈善,至今捐款超出十亿人民币。 

陈光标的话令人感动,但未必人人同意,更不要说起而效法了。听不进去的人之中,有一类是他的巨富“同侪”。美国的比尔盖兹和巴菲特将到中国宣扬慈善事业,据说有些中国富豪已表示敬谢不敏,婉拒世界首富与美国股神的邀约,以免被迫捐钱。另一类可能是现在的新贫阶级,他们“穷忙”终日却仍难以维生,毋宁羡慕着“死于巨富”的境地! 

“穷忙”(working poor),这个字眼起于日本,经济学家门仓贵史观察到社会上这样一群挥汗努力工作、却怎么也脱离不了最低生活水准的新阶层崛起。这个族群包括了找工作不易的社会新鲜人、随时处于被裁员边缘的中年上班族、为贴补家计而兼差打工的家庭主妇等等。有人估计在日本有五百五十万人,在美国则高达三千七百万人。门仓贵史此书一出,立刻引起很多人“对于这个大家都变成穷忙族的世界感到绝望啊”的共鸣。 

一端是担心着“死于巨富”的人,另一端则注定了穷忙一生,这是标准M型社会的景象,凸显出贫富差距的问题。这个景象既不新鲜,且是全球性趋势,台湾本来毋须大惊小怪。 

但台湾确实有理由多担心一点。主要是,台湾贫富差距拉大的趋势恶化很快。虽然,在过去长时期打下的“均富”基础上,目前贫富差距的绝对数字比起其他国家还不算太差(这也是政府官员常用来辩护的藉口),以五等分位所得差距值来看,去年台湾是八点二二倍,美国是九点五七倍,看起来“不满意但可接受”;但若相较于我们自己成绩最佳的一九八○年的四点三一倍来说,如此剧烈恶化的趋势,民众的相对剥夺感难免加深,特别容易激发民怨。此其一。 

第二点,台湾的贫富差距拉大,相当程度上和政府的产业政策及租税制度有关。政府为鼓励产业发展,以产创条例优惠企业,将营所税大幅降低到百分之十七,早先更有遗产税之大幅调降,都被视为有利富人累积财富的租税手段,也使有钱人“死于巨富”的机会增加。如今社会不满声浪升高,行政院由副院长陈冲召集“改善所得分配专案小组”研究对策;但政府主导财富重分配的机制向来受到既得利益者抗拒,台湾所得税制的不公平合理又沉痾已久,赋改会“功不成身先退”的纪录犹新,的确需要格外的魄力,才可能发生作用。 

最重要一点是,民怨已起,但马政府对问题的悲观程度似乎不甚理解,总统本人被问到贫富差距问题,至今仍用“经济成长果实为大多数人分享”来回答。这样的答案于客观事实不符,今年快速回升的经济成长率,仍伴随贫穷人口不断创新高的现象,可见“把饼做大”和“分配平均”是两回事。以人民的主观感受来说,“对于这个大家都变成穷忙族的世界感到绝望啊”的呼声,已不只出自以往认定的贫穷阶层;而过去台湾引以为豪的“多数人自认属于中产阶级”现象,近些年被M型社会所压缩,就算拥有好学歷的年轻人也往往在就业市场被消磨得志气殆尽。马总统的“经济成长果实分享论”恐不易让人信服。 

近来社会常见讨论是否“反商仇富”的问题。本来,富人阶级可激发一般人“有为者亦若是”的成就动机,但若贫富差距继续恶化下去,不要说“生而穷忙”者不满,就算能“死于巨富”者都会因社会气氛不安而难以高枕无忧。执政者又岂能轻忽这个问题?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