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空心政治 辣手摧花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4 10:33  阅读 4,846 views 次

本报19日黑白集“憨慢不是美德”,批评郝市府对花风暴因应迟缓,使花博形象受到不必要的汙蔑。但追根究柢,民进党议员以偏颇的取样和不实的指控,把尚未开展的花博打成黑幕重重的公共工程,才是辣手摧花的罪魁祸首。在野党假制衡之名监督市政,可以只问政党收益而不计国家社会的损失吗? 

在野党监督执政者,是民主政治必要的防腐机制,没有人会反对这点。关键在,监督的目的是在维护公众利益,防止掌权者滥权贪腐,而非无端兴风作浪;监督的手段亦应符合理性原则,协助民众辨识事实,而非一味颠倒黑白、混淆视听。从目的和手段两项标准看,民进党议员藉空心菜、九层塔、竹凉亭等议题,猛烈炒作出一场“花风暴”,恐怕禁不起“公共利益”及“理性原则”的检验。 

先谈理性原则。这次花博展出的花卉、果蔬等园艺作物近三千多种,计三千万株植栽;在这么浩大的工程中,仅发现四种植物价格明显偏高,应是意味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作物是没有问题的。如此繁复的展览而有这么高的妥适比率,若从积极的角度看,其实也很是值得市民肯定与骄傲的治理能力,不是吗?一般家庭采购的误失率恐怕尚高于此。 

当然,民进党扩大指控那百分之零点一的问题,其丝毫不肯放过的精神,确实值得敬佩,亦是反对党的角色所在。问题在,绿营议员指控花价偏高时,却不断含沙射影、加油添醋,企图诱导民众误信以为各种花卉采购都弊端重重,进而渲染整个花博就是郝市府团队上下其手、藏汙纳垢的渊薮。作为五都的选战策略,花风暴或许成功地打压了郝龙斌的选情;但就在野的“监督”角色而言,这样的“揭弊”手法不仅完全不符合“比例原则”,当然更不符合理性原则,甚至是根本不道德的。 

以製造出最强烈话题的空心菜为例,绿营议员拿出一把市场买来的空心菜,与其声称从现场拍摄的一株病态蔫蔫的空心菜对比,即断言廿元一盆的花博空心菜必有大弊端。但他隐而未言的事实却是:一,在花博空心菜区,他只选最丑的一盆拍摄;二,活生生的植栽和采下的叶菜不能等量齐观;三,花博的空心菜要符合廿公分乘廿公分的宽高,一“棵”空心菜可能有五“株”以上的茎,这是单位不对等的错误类比。四,花卉业者的成本,还包括了运费、布置费及六个月“保活期”的养护等费用;这些状况,皆是议员所明知,却故意扭曲误导。由此可见,绿营民代表面上声称在监督市政,其实却在混淆社会大众视听,使出惯用的乌贼战术来打选战。 

再谈“公众利益原则”。花博的场馆工程和园艺作物采购,若有浮报作假或浪费公帑情事,当然必须揭发;但花博本身不仅是国内花农、园艺业者衝上国际浪头的舞台,更是建筑景观乃至科技、文创业者一显身手的好机会。这样兼具花卉、观光、文化功能的展览,也正是我们向世界展现台湾软实力的舞台,当然需要各界更加细心呵护,以取得最大的成功。以花博近日公开的部分场馆看,确实较世博任何顶级场馆亦不逊色;想用一株空心菜的“空心政治”来毁了众人心血营造的花博,真是于心何忍? 

再以这次遭到波及的竹编凉亭为例,建筑师为了让台湾固有的竹编工艺能在花博的绿色舞台扬眉吐气,特别请来竹编老师傅出马,并邀建筑科系学生一同动手见习建造。如此用心的创意,也成功打造出雅致的古典凉亭,成为花博珍贵的一景,结果竟被形容为“教授剥削学生”,一笔抹煞了设计者的用心及参与者的汗水。不分青红皂白的粗暴指控,若都能美其名为“监督”,那在野党跟体制内的绊脚石有何两样? 

台湾实施民主政治数十年,“监督”若仍然只是“扯后腿”的同义词,那就太可悲了。美好的台湾,需要大家怀有共同成全之心;美好的事物,也需要大家共同珍惜。现在,请朝野共同想想如何能把花博办得更好吧!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