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无百日好!人无千日红!统一证券前总裁爆发台湾期货史上最大违约案惨赔六亿元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4 09:51  阅读 5,016 views 次

越赚越多就越下越大这是一般人的操作习性.

在市场里混久了总是要还的.

就像在赌场一样.

没有人一辈子手气顺到尾的.

所以好的时候就该想想不好的时候...

试想,如果一条危险的小径连走七年,每次都平安度过,一点事都没有,会不会让你因此卸下心防?但悲剧往往就在撤下心防的那一刻发生。

八月以来的这波股灾,让许多投资人受伤惨重,就连在股市翻滚三十年的老手也摔跟头。

■股市好手 带领统一证杀进台湾前五大

八月中旬,台湾期货市场爆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大户违约交割事件,这位让市场人士跌破眼镜的违约大户,就是股市老手、前统一证券总裁杜总辉。

只要股市资歷超过十年以上的投资人,几乎都耳闻过杜总辉的名字。一九九○年代,他曾带领统一证一路杀进台湾前五大券商,写下美好的时光,也因此受到统一集团大家长高清愿的重用,将他聘为统一证的总裁。后来他还跳槽到建弘投信担任董事长、第一金的官股董事;之后虽然退下来,但自己成立富林投顾,在代操界也颇有斩获,一度还上电视成为股市名嘴。

但这样资歷丰富的老手,竟然也在这次股灾中灭顶。据悉八月五日,大盘一天狂泻四六四点,当天已经重创杜总辉的老本,三亿本金赔光还不够,还要倒贴数千万元。
但股市杀红了眼,也让“老杜”误判情势,当天他不仅没有停损平仓,还决定再加码五千万元新部位;没想到下个交易日八月八日,又是一根三百点的黑棒,杜总辉因此大赔二亿八千万元。如果加上原本本金约三亿元,等于在这次股灾中赔尽五.八亿元,两根长黑棒,恐怕就此终结他的投资生涯。

根据了解,三天后的八月十一日,已经确定有两家期货商同时向主管机关提报违约纪录,分别是凯基期货与元富期货,金额分别是一.○七亿元与一.三亿元,但提报的纪录中似乎没有出现“杜总辉”的帐户,而分别是两位杜姓投资人的名字。根据主管机关私下表示,应该都是与杜总辉极为密切的关係人。

■“全压”心态 断送砍仓停损的最后机会

事实上,这波股市急杀,受重伤的当然不只杜总辉一人。据了解,近期共提报五十六个帐户违约,其中还有股市浮沉多年的林姓金主等,也都是最近期货市场的违约户,只是金额没有杜总辉庞大、知名度不若杜来得高,因此相对没有受到外界注意。

但这次会让杜总辉在两个交易日内,赔尽本金还不够,还要掏钱倒贴的投资工具,其实就是“台指选择权”。台指选择权是这几年,在宝来证券的积极造势下,成为台湾股市广受投资人青睐的工具。

以这次杜总辉的操作方式为例,其实就是卖一个买权(call)同时卖一个卖权(put)的“卖出勒式交易”,这个方式,就是等于赌“只要在一段时间内,大盘指数在卖出买权和卖出卖权的指数区间内震盪,投资人就可以安稳赚取权利金”。

但换言之,一旦指数突然大涨或大跌,跳出这个区间之外,如果没有立即平仓,或建立期货部位避险,投资人就会有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亏损。

不但如此,杜总辉为了赚取更多的权利金,还去交易远月分的选择权,虽然时间价值较高,但却面临流动性不足的风险,以致事件发生后,连期货商都难以砍仓停损。
因此,事后市场人士指称,当八月五日大盘大跌四百多点之后,儘管已经重伤,但如果当天杜总辉忍痛平仓出场,还不至于发生重大违约。

但人性也在此刻面临最残酷的考验,赌桌上的输家,永远想要在最后一把“全压”的心态,让杜总辉误判情势;他不仅未平仓,还加码新部位,才会于隔天再一次杀盘中,被狠狠地﹁请出﹂市场。

严格说来,台指选择权并不能算是所有期货相关商品中,风险指数非常高的投资工具;但一般讲解期货的教科书上,仍会要求投资人应该在买进一口时,准备多口资金的方式投资,例如三口到九口现金,以随时提防不测。但这次杜总辉显然没有严守这项准则,才会如此重伤。

根据熟悉杜总辉操作模式的资深期货人士表示,最近七年来,即使在○八年的金融海啸时,“老杜几乎都没有错过,手气很顺。”也就是每次的交易,至少都是小赚出场。但连走七年的险径没有出事,就能保证下一次也赢?还是因为连续七年的胜利,才让杜总辉轻忽了风险的存在,因而种下这次惨赔的结果?答案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也许就是这几年手风很顺,收穫颇丰,因此杜总辉的财力一点都不差。他在台北市敦化南路二段的凌云通商大楼楼上,拥有一整层三百多坪的商办楼层,市价将近三亿元;但这笔房产名下已设置银行贷款,是否已动支,还须杜总辉自己说分明。此外,在台北市青田街的巷子里,他还有一户八十多坪的住宅,虽是二十年的老房子,但附近环境清幽,以目前市价估算,至少也有六千万元的行情,并非毫无还款能力。

只是,如果杜总辉的违约金额都不在自己名下,作为违约苦主的期货商纵使想藉由法律求偿,也未必能有明确的结果。

■拚赌个性 曾遭“内线交易”罪名起诉

但杜总辉如今落得如此下场,很多他的老友听闻,除了替他叹息,却也坦承“不意外”。

事实上,一路走来,杜总辉在股市上的一席之地,全是靠他敢拚敢赌的个性衝出来的。他是统一证的开国元老,当时为刚开张的统一证很快衝出市占率,挤进台湾前五大券商,功劳簿上的确记上一笔;高清愿因此同意他为自己挂上“总裁”的称号,这是统一集团内部除了高清愿、林苍生之外的第三位“总裁”,可见高清愿当时对他的重视。但很快地,他的作风也在集团内部惹来两极评价。

最有名的,当属九四年,统一集团的金鸡母统一超刚要挂牌上市,杜总辉闻之立刻利用统一证自营部大力买进拥有不少统一超的统一公司股票,不到一个月获利近亿元,在当时普遍各家券商自营部部位都不高的年代,已经是相当惊人的获利数字,但也因此被以内线交易起诉,虽然最后判决无罪,却已为当时统一超的上市案带来波折,让高清愿颇为头痛。

■能否再起 看如何向被违约期货商交代

其后,杜总辉陆续又在统一集团内部引发不少人事上的争议,例如他引进许多“自己人”任居要职,因此让当时统一证副总王贞海、高树煌等大将出走,最后,高清愿痛定思痛,才在一九九七年,将杜总辉请出统一集团。

杜总辉离开统一证之后,又陆续任职建弘投信、第一金,但时间都不长;而后他自己成立富林投顾,从事代操业务,但代操在台湾始终伸展不开,最后他连富林投顾都卖掉。

随着年岁渐长,年逾六十之后,杜总辉可说已经淡出投资界;据了解,现在只剩下设籍在自己青田街住家的“联翔投资”,每天几乎只有自己和弟弟杜贵雄两人一起操盘。

这一次,杜总辉算是栽了,这一跤,摔得很重,能不能重新爬起来?外界不敢乐观看待,恐怕还须看他后续如何向被违约的期货商交代,才能决定。

台指选择权

台指选择权其实是一种赌注大盘指数的选择权工具。当大盘陷入盘整时,投资人可以藉由同时站在卖方,卖一个买权与卖权,来锁住指数区间,确保获利。但一旦大盘出现跳空急杀时,就有可能导致极大亏损,这次的事件即是在此前提下发生。

■两大苦主 元富期货与凯基期货受累最深

台湾期货史上爆发最重大违约事件,被赖帐不还的两位苦主——元富期货与凯基期货已是苦不堪言;但更惨的是,台湾的《期货商管理规则条例》今年初刚修法完毕,新的管理规则不再要求期货商提列违约损失准备。这项改变,将直接影响被违约的期货商当期损益,形同雪上加霜。

根据原来的《期货商管理规则条例》第16条规定,期货经纪商每个月必须从营收中提拨2%作为“违约损失准备”,以预防类似杜总辉这种突发的重大违约事件,影响期货商的获利。

但这项风险控管的规定,却在今年1月16日修法中,完全被删除。根据金管会证期局局长李啟贤表示,期货商的风险控管有许多环节,提存准备只是其中一环,最重要的,还是期货商自己随时管控,像这次事件,就是期货商没有急踩煞车导致。但取消提存准备,让这次的违约金额,将完全展现在该期货商的当期损益上,毫无缓衝空间,也是不争的事实。

事实上,期货本属高风险产业,应该有比股票现货市场更高的风险机制,儘管这次事件后,期货交易所表示将督导期货商加强风险管控,而且近期内已经两次提高保证金的金额,但期货商的“自律”,恐怕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之道,例如杜总辉在前一个交易日惨赔之后,还能再买进新的部位,是否期货商没有善尽风控把关的责任?恐怕才是这次“6亿元的一堂课”真正的意义所在。

茜茜分享:

人如果不会运用能量掌握能量!

以为人定胜天

就会被命运修理

也会在没运时

惨遭冤亲债主修理

任何人都要懂得这种道理

花无百日红  人无千日好!

人间任何事都是浮动的

要懂得掌握能量就掌握了一半的命运了

如果因为以往的经验运用顺利

就以为人生会一路顺风

那逆境就会突然降临

聪明如子铨一定最懂我昨天说什么了!

懂得避灾 在能量对时才攻击的人

才是最后那个胜利者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