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传奇之三-牛郎织女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10 22:51  阅读 4,730 views 次

牛郎织女 
在很久很久以前,天庭和人间只隔着一条会发光的浅浅银河。银河终日琤琤淙淙的流着,河的东边就是天庭,河的西边就是人间。

住在天庭里的织女是王母娘娘最疼爱的小孙女,不但又美丽又温柔,而且有一双特别纤细灵巧的手,能用金梭织出特别绚烂夺目的云彩,在天上不停变幻。织女和六个姊姊一起织云,一起遊戏,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是牛郎住在凡间,日子却大不相同。牛郎的父母很早就死了,留下他和哥哥嫂嫂一块过穷苦日子。哥哥嫂嫂常常欺负心地善良的牛郎,分家的时候,只给了她一头老牛,就把他赶走了。

牛郎却不埋怨,他牵牛吃草喝水,细心的照顾老牛,而老牛好像有灵性似的,也努力的帮牛郎整地,耕田。不多久,就在河边的荒草中开闢出肥沃的土地。

但是,日子太平静了,孤孤单单的牛郎,没有人和他谈天说笑。渴了,饿了,也没人关心。有一天,他自言自语的说:“要是有个人和我作伴,那该有多好啊!”

“那不难!”老牛忽然开口说话了:“河边正有七位美丽的仙子在洗澡,她们好看的衣裳都放在河岸上。你赶快到河边,偷偷藏起一件衣裳,那位找不着衣裳的仙子就会留下来做你的妻子啦!快骑上我的背,我带你去。”牛郎立刻骑上老牛,赶到河边。

果然,河里正有七位白莲般美丽的仙女在嬉闹玩水,这七位仙女就是织女和她的六个姊姊。她们放在岸上的衣服有红有紫,有金有银,一件比一件漂亮,但是牛郎一眼就看到当中一件白莹莹的衣裳,特别耀眼美丽。她毫不犹豫地拿了这件衣裳,转身就跑。

本来玩得正开心的仙子,忽然看见牛郎,就像胆小的鸟儿一样,惊叫着披了衣裳,一下子飞散了,只留下不见了衣服的织女一个人。织女忍不住哭泣起来,细声哀求牛郎:“把衣裳还给我好不好?”

牛郎说:“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妻子,我就把衣服还给你。你做我的妻子好吗?”

织女想了想,便点点头答应了牛郎。

牛郎欢喜极了,他把美丽的织女带回家,和她结成夫妻,恩恩爱爱的过着日子。男的耕田,女的织布,一眨眼就过了十年。他们的一对儿子,女儿,都已经五,六岁了。

一天,老牛又开口说话了,他忧愁的说:“主人,我老了,再也不能陪伴你了,谢谢你照顾我这么多年。”他喘口气又说:“我死后,你别难过,把我的皮留下来,带在身边。不论发生什么危难,你只要披上我的皮,就会度过难关了。”说完话,老牛就死了。牛郎含泪把他埋了,又听从老牛的话,把牛皮留下来。

人间十年在天上只不过是短短的十天。自从织女留在凡间,不再为天空织新衣,云彩就失了颜色。

“这还了得!”王母娘娘一问之下,就大怒起来,立刻要捉拿织女。

这时候,织女正在茅屋里用心织布,一儿一女绕着织布机玩耍。忽然天空黑了下来,又闪起电光,吓得小孩哇哇大哭。

一隻喜鹊慌慌张张的飞来,停在窗口说:“织女!不得了啦!不得了啦!王母娘娘命我传旨,织女荒废十天的工作,犯了大罪,就要捉拿你回去啦!捉拿你回去啦!”织女一听,脸色变得苍白。但是她坚决的摇摇头说:“不,我不回去!”

“再不回去,就要降罪给你们一家人啦,降罪给你们一家人啦!”喜鹊又说。

一时“轰隆轰隆”,又是雷又是电的,喜鹊吓飞了。赤红脸膛,拿着刀斧的天兵神将忽然现了身,硬抓了织女往银河那边走。

“不要抓我的妈妈啊!妈妈不要走啊!”一对小儿女一面哭喊,一面急忙跑到田里,拉着牛郎,指着银河说:“妈妈被天上的神带走了。”

牛郎一急,把儿女一前一后放在装稻谷的箩筐里,用扁担一挑,就追赶过去。慌忙中他又抓起一个舀水的杓子,放在女儿坐的那个比较轻的箩筐中,免得扁担前后不平衡。牛郎边跑边叫:“快留下我的妻子啊!”

没想到,王母娘娘看到牛郎没命的追来,已经追到了银河边,立刻施展法力,把银河一搬就搬到高高的天空。

苦恼的牛郎忽然想起老牛的嘱咐,马上披起牛皮,刹那间就飞上了天。只听见风声呼呼的响,父子三人穿行在亮晶晶的星星中间,眼看就要度过银河,追上织女。一双小儿女不禁招手叫唤:“妈妈,回来啊!”

王母娘娘一看不妙,立刻拔下头上的金簪,就在银河当中一划,顿时清清浅浅的银河,竟然开始波涛滚滚,织女和牛郎就这样硬生生的被拆散了。

“爸爸,我们不要灰心,我们用杓子来把河水舀乾。”小儿女一起说着。

“对!我们一起把河水舀乾!”牛郎不再悲伤,父子三人就同心协力的舀河水。牛郎累了,儿子舀。儿子累了,再由小女儿舀。他们一杓杓的舀着,织女就隔着银河痴痴的望着他们。

终于,牛郎织女坚定的爱情感动了王母娘娘,答应他们每年在七月七日这一天,能够渡河乡会一次。

好心的喜鹊也为牛郎织女高兴,所以每到七夕便会成群结队飞来,在银河上面一隻一隻紧紧排在一起,搭成一座长长的鹊桥,让牛郎织女能早早渡河团聚。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