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论讲记-观五阴品第四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08 15:07  阅读 8,770 views 次

中论讲记

观五阴品第四

外人就问了,你说若破于见,则破见者(见者是人),可是经上说有五阴法呀!五阴和合就是人,怎么说没有见者呢?论主回答说,五阴皆空。

【若离于色因 色则不可得 若当离于色 色因不可得】

他在五阴当中,略说色阴,其余的省略。中论讲性空,我们研究起来,他从两方面谈空:一方面从因缘空谈空,一方面从对待空谈空。实在说起来,因缘空和对待空都是一个,都是依他起法,所以空。

因为因果、性相、能所、生灭、有无,都是对待空。这儿他把五阴说成果法,果必待因,因待果而成,没有果就没有因,所以因空;果待因而成,没有因也就没有果,所以果空。

因待果而有因,因是幻有;果待因而成,果也是幻有。幻有非实,还是空;空非定性,就是幻有。幻有又叫假有,幻有假的,所以有而非有;既然现假相,所以又说非有而有。

空呢?因为幻有才空,空就是幻有,所以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称为真空。有而非有,非有而有,称为妙有。真空妙有就是般若。所以心经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阴皆空。

因以果成,有果才有因,全因就是果。果以因成,有因才有果,全果就是因。华严宗这句话,是从譬喻上讲的,因赅果海,果彻因源。什么是果海呢?好比海起万重浪,万重浪称为果海。万重浪都是由水而起,水为其因,浪为其果。因水起万重浪叫因赅果海,万重浪皆是水叫果彻因源,华严宗称这种情形为性起。

我们平时说缘起,缘起究竟处就是性起。我们都认为,风吹起浪,没有风就没有浪,那就是缘起。可是说起来,风不起浪,风只能起风啊!怎么起浪呢?浪,它是由水而起,没有水就没有浪。水是其性,浪是其相,这就是法性法相。所以华严宗称为性起,天台宗称为性具。水裏本来具有浪相,法性本来具有法相,叫性具。

可是这有一点点差别,要不带妄见。你执着有起有不起,那不是性起,那是你的妄见。执着有具有不具,那不是性具,是你的妄见。中论破见不破法,法就是法性。如果你执着有起有不起,有具不具,那成为定法。若有定法,即非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那怎么样是性起、性具呢?拿性起讲吧,好比海裏的浪,浪有千万重,有起有伏。可是千万重浪都是一水,水性湿不动,所以起而无起。水性虽然不动,水就是浪,所以无起而起。起而无起,无起而起──性起。具而非具,非具而具,称为性具。如果你执着有具有不具,有起有不起,那是边见。

各宗都是一样,探讨到深的地方都是一样。中论讲空,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真空;有而非有,非有而有,妙有。律宗讲戒体,作而无作,无作而作,称为戒体。净土宗讲念佛,念而无念,无念而念,称为念性,念性就是法性。

所以他这首偈讲“若离于色因,色则不可得。”这个第二个色是果法。简单说,离开因,果不可得。因成果,全因成全果,不可能一部分因成果,一部分因不成果,不可能的。果既然是以因成,所以全果就是因。

全果是因,相反地,我们就可以知道,全因就是果。因对果而成,无果而非因,无因而非果,这是中论说的对待空。它和因缘空一样,不过因缘空广泛,对待空狭隘。因缘空可论一切法,对待空限于因果、生灭、性相、有无、能所……,成对待的才行。不过我们要知道,它是一个道理,都是依他起。

我们知道这个道理了!“若离于色因”,离开因,“色则不可得”,果就不可得,离开色因,果就空。好比离开水,浪就空,是一样的。“若当离于色,色因不可得。”离开果法那个色,因就不可得,好比离开浪就没有水。这是讲空,我们要认识清,他虽然讲空,同时讲假。 

比如说,因水成万重浪,万重浪皆是假。因为万重浪假才成为水,所以浪不自立,因水而立,水不可见,因浪而见。这裏头有两个东西,一个空,一个假。如果偏于空,不入大乘;出空入假,才入大乘。

知道空假,离四句即四句,就是中道义。水全是浪,离水一句;浪全是水,离浪一句;既然离水离浪了,当然也离亦浪亦水;离亦浪就是非水,离亦水就是非浪,所以离于非水非浪。

离水一句,就是浪,一切皆是浪。离浪一句,一切皆是水,这是即四句了。那么说起来,一切亦浪亦水,一切非浪非水。离四句是实相无相,即四句实相无不相,所以是中道义。

我们以上所说的,是根据实相法印所说。如果根据实相法印所说,还可以这么说:说因一切因,说果一切果,说亦因亦果,一切亦因亦果,说非因非果,一切非因非果。

什么道理呢?好比水起浪,浪是水。所以大海裏头,说水一切是水,说浪一切是浪,说亦水亦浪呢,一切亦水亦浪,说非水非浪,一切非水非浪。

我们归结起来,从他第一首偈,要知道他讲空──真空,空而不空,不空而空。显出来假,那个假就是有,那个有是有而非有,非有而有,这就是妙有。

所以经上讲:“离一切相,即一切法。”你如果不离相,就堕于有法。这个空,是空中说假,这叫什么空呢?有而非有,非有而有;空而不空,不空而空,称为毕竟空,也称为真空。如果偏一点点,大智度论讲,称为邪见空。所以离开色因,色不可得;离开色,色因不可得。

【离色因有色 是色则无因 无因而有法 是事则不然】

我们知道因果相待而成,相待而成,因待果才成功,果待因才成功。不可能有几种情形:如果先有因,不待果怎么有因?如果先有果,不待因怎么有果?不合道理。如果因果都有,既然都有了,不必相待了,也不成立。再说起来,因果是一个也不成立。这毛病出在什么地方呢?堕入有法,不空。空才成相待,因空,待果而有,果空,待因而有。所以离开色因有色,这个色法就没有因了,不待因就没有了,不待因没有色,叫断灭空。

中论讲空,空就是假,虽空而非断灭。中论也讲假,假就是空,虽假而非定性有,这就是六祖说的“出没两边”,这种佛法──活活泼泼。所以“无因而有法,是事则不然。”他略说色,受想行识都是一样。

我们根据这个原则讲,可以讲很多。色受想行识皆空,我也可说色受想行识皆假,没有错吧?我还可说眼耳鼻舌身意皆空,眼耳鼻舌身意皆假;色声香味触法皆空,色声香味触法皆假;眼识乃至意识皆空,眼识乃至意识皆假;四谛法皆空,四谛法皆假;十二因缘皆空,十二因缘皆假;六度万行皆空,六度万行皆假;佛的四无所畏皆空,佛的四无所畏皆假;佛的十力皆空,佛的十力皆假;佛的十八不共法皆空,佛的十八不共法皆假。所以“离色因有色,是色则无因,无因而有法,是事则不然。”

【若离色有因 则是无果因 若言无果因 则无有是处】

“若离色有因,则是无果因。”色,果法。离开果法有因的话,那个因没有果。不待果没有因,我们说过了,先有因不成立,先有果也不成立,它对待生的。

“若言无果因,则无有是处。”那不对的,因为因果对待的。好比说浪对待水才有,水对待浪才有,水不可见,因浪而见,浪无以立,依水而立。失其对待,都没有了。没有水就没有浪,没有浪也没有水。

【若已有色者 则不用色因 若无有色者 亦不用色因】

这是说,不是因中有色,因中有果,果中有因,那落入有法。我们说因待果,果待因,对待空。你要是说,若已有色,就是说因中已经有色了。它有了的话,为什么要待因呢?所以说若已有色,则不用色因。无有色,没有果法,怎么会有因呢?不对待果法,怎么有因?所以也不用色因。一切法皆如此,只怪我们迷惑。因是生义,一切法无生就是空──毕竟空。

所以“若已有色者,则不用色因;若无有色者,亦不用色因。”其实他的意思是讲无生法。

【无因而有色 是事终不然 是故有智者 不应分别色】

“无因而有色,是事终不然。”没有因就有果,这个事情不成立的。好比说没有水就有浪,那不可能的事情嘛!

“是故有智者,不应分别色。”有智慧的人,不应分别执着有色,因为色法空;不应分别色是略说,实在说起来很多,不应分别色受想行识,因为五阴皆空;不应分别六根,六根空;不应分别六尘,六尘空;不应分别六识,六识空;不应分别四谛,四谛空;不应分别十二因缘,十二因缘空;不应分别六度,六度空;不应分别四无所畏,四无所畏空;不应分别十力,十力空;不应分别十八不共法,十八不共法空。所以“是故有智者,不应分别色”。

【若果似于因 是事则不然 果若不似因 是事亦不然】

他这裏是讲对待空,因果对待。为什么中论讲空义呢?我们说过了,他讲法性,所以中论称为法性宗。我们说过,他裏面提到的有两种空:因缘空和对待空。因缘空广泛,对待空狭隘。他很多处用对待空。

果似于因,是因和果是一。果同于因,因果是一个,这个不然,不可能的。果不似因,因与果异,也不然。因为因果“一”不成对待,因果“差异”,两个东西,也不成对待,不能显空义。空是一切法所根据,不能显空义,就没有一切法。

我们现在逐渐把这个道理讲明白一点。怎么似因不行,不似因也不行呢?一也不行,差异也不行?原来这是法性啊!空是无性,无性就能够随缘,有定性的话不能随缘,随缘就是有。有是因缘有,因缘有就是没有自性,没有自性就是空。

所以有即是空,空即是有。我们说诸法无性随缘,空就是有;诸法随缘无性,有就是空。

这个我们再拿一个例子来讲。虚空无形无相就是空,虚空横遍竖穷就是有,虚空无形无相就是横遍竖穷,空就是有;虚空横遍竖穷就是无形无相,有就是空。

古德从这裏分析,他说空是真谛,有是俗谛。比如心经说,色就是俗谛,空就是真谛。色即是空,俗谛就是真谛;空即是色,真谛就是俗谛。所以吉藏说过,若知二谛即明中道。换句话说,要是不知二谛,不懂中道。他这个道理,根据那儿来的啊?根据实相法印。

比如说,我面前的讲台,它现的相是假相,不是实相,因为它是木头现的假相。实相就是无相,去掉木头没有讲台相,没有讲台相是讲台的实相。实相随缘,随木头的因缘,就现讲台相。实相无相谓之真,实相能现假相谓之如,这是真如法性。真如随缘生万法,万法无性是真如。我们如果知道这个要点,这部中论就好懂了。所以中论是大乘论,因为大乘讲的实相一法印,小乘用三法印,无常、无我、涅槃寂静。

讲到这儿,我们应该明白了,果似因不行,不似因也不行。实相无相是果似因,可是实相就是无不相,那就是果不似因。所以定说果似因,不行;定说果不似因,就是实相无不相,那也不行。因为实相无不相就是实相无相,从这两边显出中道义来。

所以吉藏大师发挥,他说实相无相是空,实相无不相是假。用空破一切执着的时候叫夺破,用假破一切执着叫纵破,其中显示中道。

天台的采取,就立空假中。空就是不空,不空就是空。所以说空的时候,一切都是空;说假的时候,一切都是假;说中的时候,一切都是中。

我们要知道,这是中论的本怀。所以他这首偈说“若果似于因,是事则不然。”空就是假嘛!“果若不似因,是事亦不然。”假就是空嘛!中在其中,中不可说,只可用二谛显,那么什么是中呢?中是离两边不住当中,称为中。就是般若经说的,无所住而生其心。

般若讲的法很多,他说无有定法是名无上菩提。果若似因、不似因都不行,有定法了,这个法没有定的嘛!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也是般若说的。你说有定法就有相,它没有相嘛!没有相不是定法。有人说无相是决定的,无相也无相,因为我们说无相也是假名。

大家了解这首偈之后,会入实相。变个方式讲,果似因就是不似因,果不似因就是似因。

天台宗发挥有他独到之处,他说实相无相的时候,他发挥离四句:离有,离无,离亦有亦无,离非有非无,这叫一法不立。离四句就是即四句,离无就是有,离有就是无,离亦有亦无就是非有非无,离非有非无,就是亦有亦无。所以他说,说有一切有,说无一切无,说亦有亦无,一切亦有亦无,说非有非无,一切非有非无,一法不捨。

我们用一个例子讲,大家就明白了。虚空无形无相,一法不立;虚空横遍竖穷,一法不捨。一切法皆如此。禅宗说分别一切法,不作分别想,也是这个道理。你不分别一切法是白痴;你要是分别一切法,亦是愚痴人。

比如讲堂,讲堂是钢筋、水泥因缘构成,如果讲堂实在有,不空的话,没有钢筋、水泥也有讲堂。既然是钢筋、水泥假现的,讲堂就空。空就是不空,要是空的话,我们讲经为什么在讲堂裏,不在太阳下面讲经?空就是钢筋、水泥假现,钢筋水泥假现的有就是空。

这是六祖说“出没两边”,不能于法打转身,就死于文下了。现在大家了解似空不对、不似空也不对的道理了吗?

【受阴及想阴 行阴识阴等 其余一切法 皆同于色阴】

他在五阴裏头举一项来说,举色法讲,其实受想行识也是这个样。受想行识有两个法可以知道它空。色受想行识都是因缘生,因缘生法无自性就空,这是一个角度。色受想行识都是果法,果对因才有,没有因就没有果,没有果亦没有因,这是对待空。此处他用对待空,一切法皆如此。 

我们大家考虑一切法的时候,用空义去考虑,如果不用空义考虑,不得真谛;不得真谛,你虽然知道道理叫狂慧,不了生死,因为你仅仅执着假相嘛!

“受阴及想阴,行阴识阴等;其余一切法,皆同于色阴。”所有的法都同于色阴,都是说它一不行,说它差异也不行。

我再举个例子,太平洋的水,基隆海边的水和美国海边的水,是不是同是太平洋的水?是一个。可是你说一不对,不能定执。没有定法,你绝对不能说到了基隆海边,就到美国海边了,它有差异性。古德讲叫“二而不二,不二而二”,一切法皆如此。

初步学这个法,先入真谛,得其总相,再入俗谛,得其假相。小乘人得其总相,不出来了,菩萨出空入假。

所以下面说:

【若人有问者 离空而欲答 是则不成答 俱同于彼疑】

假使有人问你,你离开空义去回答,就“不成答”了,答错了。“同于彼疑”,他不懂,你也不懂。

离空答怎么不对呢?你不得法性,不知道一切法空,一切法空就知道一切法假。知道一切法假、空,自然就会入中道。这样答,知道空义叫法性,如果不知道空义呢?妄见。

我们举个例子,比如山,遊山玩水,不是修道人办的事,修道人要认识,遊山玩水其相皆假,因为山是土石花草树木构成的,山是空的。如果山不空,没有土石,没有花草树木还有山。那山不可得,山现的相,高高地一块地,那是土石花草树木现的假相。

你如果说定有山,妄见!山是假相怎么定有呢?你要是说定没有山也是妄见,定没有山就是山空。山空因为假相才空,空就是假相,如果它不是假相的话,它就不空了。

一切法没有不是这样的。比如现在科学家讲原子,我讲原子空,怎么知道它空呢?原子是电子构成的。如果原子不空,没有电子,应该还有原子,所以原子是空的。空就是假,他说空的理由,是因为是电子假现才空,空就是假,假就是空。

明白这个道理以后,打转身,一打转身就会到中了。所以吉藏大师说,不了解二谛,不能了解中道。六祖说过,本来无一物,你不要定执本来无一物,假使有个本来无一物,那个本来无一物就是有啊!你要怎么会呢?本来无一物也无。本来无一物,毕竟空寂;本来无一物也无,万法繁兴。这样才能够成功啊!

所以若人有问者,离于空而欲答,离开空就离开法性了,以妄见而答都不对,“是则不成答,俱同于彼疑”。

最后一首偈:

【若人有难问 离空说其过 是不成难问 俱同于彼疑】

“难问”佛说无过,你不懂的应该问,如果故意的为难,那不对,犯戒。真不懂,可以问。去难问人家,离开空义去问,就不对了。他不懂你也不懂,因为你以妄见问,以妄见问,落于有法。凡夫人大部分落于有法,二乘人落于空法,都是妄见。

最后这两句偈说“若人有问者,离空而欲答,是则不成答,俱同于彼疑。若人有难问,离空说其过,是不成难问,俱同于彼疑。”离开空,离开实相法印,就不对了。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