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论讲记-观去来品第二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08 15:02  阅读 2,929 views 次

外人有个疑问:你说诸法无自性,诸法不可得。但是有过去,有现在,有未来,从过去到现在,现在到未来。过去是已去,未来是未去,现在是去时,就是三世流转。

这是外人疑惑,什么叫外人呢?外人不是外道,不入二谛理的叫外人。凡夫也叫外人,小乘也叫外人,中乘也称外人,大乘不入二谛理的,也是外人。

这里边说出有两个空来,一个是因缘空,一个是对待空。金刚经说,十方微尘皆是假名,这是因缘空。这品说的过去、未来、现在三世流转,也是假名相续,是 对待空。因为说现在即非现在是名现在;说过去即非过去是名过去;说未来即非未来是名未来。

先讲过去,过去是现在未来形成的,有现在未来才有过去,没有现在未来没有过去。那么说就不对了,如果说有现在未来才有过去,第一个,过去为什么不叫现 在,为什么不叫未来。第二、那么说起来,过去应该一半现在,一半未来。所以过去没有。

现在也是一样,有过去有未来才有现在。那么现在应该叫过去,应该叫未来。我们总不能说现在过去一半,未来一半。未来也是同样的道理,由过去现在形成的。

这么说起来,过去空的,现在空的,未来也空的。那么说,过去是假名,说现在,说未来也是假名。这么说过去现在未来无性,所以经上说三世平等。这种说法 也是明空理,用什么办法明呢?用「对待空」。对待现在未来,过去空;对待过去未来,现在空;对待过去现在,未来空,叫对待空。 

其实对待空就是因缘空,因缘空用来解释什么比较明白呢?十方世界、微尘,无自性因缘生,空的,这个比较明白。这不是法有分别,随众生的根机而有分别。

对待空,就是「依他起」空,这是唯识宗的一种名相。法依他起,怎么依他起呢?过去依现在未来而起,现在依过去未来而起,未来依过去现在而起。你们要是懂的,只须费点脑筋就知道了。

依他起和因缘空,是一样的。依他起就是无自性,「无自性」唯识宗称为圆成实。怎么称为圆成实?「圆」是圆满,「成」是成就,「实」是实在的一切法性相。无自性,可以圆满成就一切法性相称为圆成实。圆成实是不是依他起?就是依他起;依他起是不是圆成实?就是圆成实。不可执为定法,无有定法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依他起就是圆成实,并不「定」是依他起;圆成实就是依他起,也不「定」是圆成实。如果你执着一定有依他起,一定有圆成实,那叫什么?那唯识宗称为遍计执。 

【已去无有去 未去亦无去 离已去未去 去时亦无去】

我们首先就要注意,这偈讲的是什么?这一偈讲两项假名:在时间方面,有过去、未来、现在,由未来到现在,由现在到过去,可是这是假名相续。因为没有未来,没有过去,没有现在。过去是现在未来形成,如果没有现在、没有未来,过去就没有,空的。现在是对待过去未来形成,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就没有现在。未来也是一样,对待过去现在形成,没有过去没有现在就没有未来。三世──过去、未来、现在都是假名,没有东西,所以假名相续。

对法讲,大至世界,小至微尘,都是假名存在,没有实在的东西。因为世界和微尘,也就是说「法」,这个法是由因缘所成,成之于因缘,所以法没有自性,都是因缘所现。没有自性就空,所以法也是假名,假名存在。

所以中论讲过:「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既然是空的,所以法是假名。金刚经也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世不可得,说有三世──假名。金刚经又说:「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诸微尘,如来说非微 尘是名微尘。」都是假名世界,假名微尘。

不过中论说的是有为法。法有两种:有为、无为。无为没有,他说的这个「因 缘所生法」皆是有为。有为法有三相,有生相,有灭相,有住相。生、住、灭三相 是有为法,生就是指未来到现在,他上面称为「未去」;住就是现在,中论称为「 去时」;灭是过去,中论称为「已去」。总说起来相续假名,存在假名,都是假名 ,没有东西。

所以我们现在先要了解,如果你执着有「已去」,或有「已去法」,错了!我 们现在眼见的,都是有为法,三界六道皆有为法,没有。所以经上说,三界如空华 ,都是众生迷惑执着。永嘉大师讲:「迷时分明有六道,觉后空空无大千。」

这一品开端,外人就问:你上面讲观因缘,说法无自性,求法不可得。可是事 实上,眼见有过去,眼见有现在,眼见有未来。由未来到现在,由现在到过去,这 里边应该有法啊!

所以龙树回答说:「已去无有去」。论文五字一句,他节省一个字,所以使大 家看了不明白。应该怎么讲?已去无有去「法」,未去也无去「法」。离已去未去 ,去时也无去「法」,这样大家就清楚了!少用一个「法」,大家看他论文的后边 就明白了。

有的古德说龙树的破有纵破、夺破,假设我们用夺破的话,就是三世假名皆空 ,法无性也空。已去空,法也空,所以「已去无有去」。未去假名相续空的,法也 是空的,所以说「未去亦无去」。去时是现在,假名相续,是空的,所以说法也是 空的,经文说去时也无去法。这个夺破,吉藏大师所说的。

纵破,顺着众生说法破。说「已去」已经灭了,它就没有去法;「未去」法还没 生,所以没有去法;离开已去未去,没有现在,所以「去时」也没有去法。

我们再分析,在时间方面,我们说它对待空。对待现在未来才有过去,过去没 有自性是空的;对待过去未来才有现在,现在没有自性是空的;对待过去现在才有 未来,未来没有自性是空的。都是归入无自性,这和因缘空是一样的。

法是因缘所生,没有自性。要是有自性,不必等因缘生了。所以对待空、因缘 空,实在说都是一样。在方便说起来,说「时间」用对待空,说「法」用因缘空。

因为世间人迷惑不知,认为法有自性。中国名家惠施,是名家鼻祖。惠施的书 ,被秦始皇烧掉了,看不到。从庄子历物十义上,看到一点点,历物十义上有一句 「至小无内谓之小一」,其实是错误的概念。用佛法衡量,不对的。至小无内,那 么我问:无内之小有没有?没有的话,不要讲了!你打妄语。如果至小无内,要是 有的话,就有十方:上方、下方、东西南北、四维方,我们称为十方分。假使没有 十方分,就没有这个东西。有这个东西,一定有十方。假使至小要是有的话,可分 为十方,它能分为十方,为什么说至小无内呢?

同时还有一个道理,十方分拿出一方分来,如果有,还能分为十方,再拿一方 ,又能分为十方……,那怎么能称为至小呢?所以说,这是世间一般错误的观念。

现在我们再回头看他这个偈颂,他这个偈颂五字一句,二十个字一偈。假使八 字一句,四八三十二,三十二个字是一偈。经上说一四句偈,就是三十二个字,最 多了。金刚经上说,一四句偈功德无量,就是说最少的部分就功德无量。

我们说过,论先写偈,后写长行。中论的长行是别人写的,如果我们把它加个 字,加上一个「法」字:已去无有去「法」,未去也无去「法」,离已去未去,去 时也无去「法」。

他是「法」和「时间」相提并论,这一偈的意思,假设有人问:「有现在未来 过去,应该有法?」这一偈就答了。现在我们应该了解这一偈的意思了,再看下一 偈:

【动处则有去 此中有去时 非已去未去 是故去时去】

如果我们知道假名──空,时间假名相续是空的,法也假名存在,空的。假使会用夺破,一眼就看出不对来了。

这偈应该说:「动处则有去法,此中有去时,非已去未去,是故去时有去法。 」这是外人问,这是难问。

按纵破讲,你说已去无有去法,已去已灭了,我承认。你说未去无有去法,未 去无生,我也承认。但是有动处,动是现象,这里边应该有去法,所以去时现在应 该有去法。

世间法说动有两种,移动和变动。其实是一种。我们说仅有移动,没有变动。 因为看得见的是移动,看不见的是变动。那是怪你看不见,还是移动。假使没有移 动,怎么有变动呢?比如衣服不穿,锁在箱柜里边,若干年以后,衣服也会烂,我 们说它变动了,其实它还是移动啊!微细处,你看不见它移动就是了。

因为变动、移动都是移动,我们就知道了,动是现象,有现象移动的,称为动 。我们明了上面偈颂的话,就知道了,他有两个执着。第一个有「法」,没有法, 什么是移动?第二个有时间,没有时间,何时移动?所以说要是彻底明了上面的偈 颂,一眼就看见他的错误了。

下面龙树回答,我们看他怎么回答:

【云何于去时 而当有去法 若离于去法 去时不可得】

「云何于去时,而当有去法。」这偈颂就明白表示出来了,那个「去」是讲去 法啊!怎么会于去时,会有去法呢?

「若离于去法,去时不可得。」「去时」是去法表现出来的,你说去时应该有 去法,这是说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去时,世间法说就是时间;一个是去法,世间法 说就是空间。既然有两个东西,去时可以单独存在,去法也可以单独存在。

其实世间法把时间、空间分开,那是错误概念。时间就是空间,空间就是时间 。时间是空间的相续性,空间是时间的存在性。不相信,我们想一想,如果有一秒 钟的相续时间,就是有空间,如果一秒钟都不相续,没有空间。

反过来讲,如果有一丝一毫的存在,就是时间。一丝一毫不存在,那有时间? 大家想一想,是不是时间和空间是一个啊?不过世间人不微细观察不知道。

既然时间和空间是一个,法和相续都是空的,空是一个,那你怎么分别「于去 时有去法」呢?你误解,错误的概念!所以他这一偈就说「云何于去时,而当有去 法?」明明把它分别两个了嘛!

「若离于去法,去时不可得。」要是没有去法,怎么叫去时呢?去时是去法表 现出来的,没有去法,怎么能表现去时呢?

这种破,吉藏大师称为纵破,因为下面还有夺破。我再重复一遍,时间相续是 假名,过去未来现在假名相续,因为过去没有嘛!要是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 也有过去,那过去是谁呢?现在也没有,要是有现在,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有现在 。未来更没有了,要是有未来,没有过去没有现在也有未来,不合道理!所以过去 假名,现在假名,未来假名,三世相续都是假名。所以经上说:过去心不可得,现 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世平等。

法的存在,也是假名,因为法要是有,一定是因缘所生,因缘所生,没有自性 。如果有自性,不必等因缘所生。既然没有自性,所以法也是假名。套一句金刚经 讲,说法即非法,是名法。所以说已去无有去法,未去也无去法,离已去未去,去 时也无去法。

外人就问了:「已去未去无有去法,对!可是有动啊!动处则有去法。」

我们拿以上的道理谈谈,他说动就是「法」动,错了!法空的,没有自性。动 有动时,亦错了!时间是空的。所以这首偈,此中有去时有现在,我们一看就知道 他错了。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的,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怎么会有现在?所以他说「 非已去未去」,没有已去未去,「是故去时去」,有去时有现在,错了!既然没有 已去,没有未去,怎么会有现在?

所以第三颂回答「云何于去时」,怎会于去时,「而当有去法?」去时不可能 有去法,你这个意思是把去时、去法分开,它不能分开。「若离于去法,去时不可 得。」现在、去时,是去法表现出来的,没有去法,谁表现去时?

【若言去时去 是人则有咎 离去有去时 去时独去故】

假使照你那说法,去时有去法,「若言去时去」,其实应该这么说:「若言去时有去法,是人则有咎。」这个人就有过错了,「咎」就是过错。「离去有去时」,离开去法有去时。「去时独去故」,二者相离,去时自己有了,这是不合道理的,都是错误的概念,不详细分析,你认为离开空间有时间。

空间是「存在」,时间是「相续」,没有存在,怎么会有相续?所以「离去有去时」,是离开去法有去时。「去时独去故」,那么我们换句话说,如果离开去法有去时,两种去:一个去法去,一个去时去,那不可能的。你想想,空间和时间不分,空间是时间的存在性,时间是空间的相续性。一个纵,一个横,不可能「去」有时间的「去」,空间的「去」,不合道理!我们还要了解一点,这上面说的法是有为法,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我再将这一品的原则重提,你把握住了原则,就很容易懂。先从世间法讲起,世间法讲空间、时间。大家都认为时间、空间有分别,其实没有分别,时间就是空间,空间就是时间。时间是空间的相续性,以时间相续才有空间。未来相续到现在,现在相续到过去,称为时间。空间是时间的存在性,时间的存在是因为空间,没有存在就没有时间。

所以,过去未来现在相续,是空的,叫对待空。因为过去是现在未来形成的,没有现在未来就没有过去。如果过去存在的话,应该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有过去,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呢?也是空的,现在是对待过去未来而说。如果是有现在,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有现在。未来也是一样,对待过去现在说未来,所以未来没有,它是空的。它不空,应该没有过去没有现在也有未来,这是对待空。

存在性也是空的,东西的存在必以因缘而生,既然以因缘而生,它的存在完全是因缘,没有法。既然是因缘而生,没有自性,没有法,所以它是空的。我们说法的时候是假名,所以法是假名存在。过去未来现在──假名相续,假名就是空,空才是假名。

古德根据这个原则发挥,说空的时候叫夺破,说假名的时候叫纵破。夺破就是直接讲空,纵破就是从假名开始着手,那个纵是纵容的「纵」,容许他、容许他那么说,再破他。

这去来品就是双说这两个空,对待空和因缘空。一个是说它假名相续,一个假名存在。大家记住这个原则才能懂经文,所以你们看一切中论的注疏,他不外乎夺破、纵破。

【若去时有去 则有二种去 一谓为去时 二谓去时去】

这个文字,他省掉字了,我们把它加起来,就容易懂了。「若去时有去」,应该是若谓去时有去「法」,我们明白这一点就容易了解了。

去时──时间,去法──存在,都是空的,都是假名。如果去时有去法的话,「则有二种去」,那就有两种去了:「一谓为去时」,一个是去时,「二谓去时去」,一个是去时的去法。这两种去,你如果会错了意,若去时有去,都作时间会,你搞不通。看后边的论文就知道了。

这首偈很容易懂,直接翻译过来说,如果说去时有去法,那么就有两种去了,那两种去呢?一谓为去时,二谓去时去法。

【若有二去法 则有二去者 以离于去者 去法不可得】

所以第二首偈就明白了。「若有二去法」,去时和去法,两种去法。如果说有两种去法,「则有二去者」,去时为一个去者,去法为一个去者。去者,拿世间法讲起来──代名词,代表去时、去法两个法。

「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去法就是去者,去者就是去法。假使有两种去法的话,那么离开去者,去法就不可得了。

我再重复讲一遍。「若去时有去」,他的文意是说「若去时有去法」,就有两种去:一个是去时,一个是去法。所以说一谓为去时,二谓去时去法。

第二首偈「若有二去法」,因为第一首偈讲的有两种去嘛!一个是去时,一个是去时的去法。如果有两种去法,「则有二去者」,去者是代名词,代表去时和去法。可是事实上,「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去者是代名词,是去法的代名词,所以离开去者,去法不可得。

大家不要打妄想。佛说,谛听!谛听!善思念之。不可丝毫有妄想,你打妄想,你听不懂。

【若离于去者 去法不可得 以无去法故 何得有去者】

第三首偈「若离于去者」,去者是代名词,代表去法。要是离开去者,去法不可得,它不代表了,所以「去法不可得」。「以无去法故」,假使没有去法,「何得有去者」?去者是代表那个去法,没有去法,那有去者代名词呢?

说到这里,他是把相续假、存在假,分为法和代名词两个东西。他说「以离于去者」,离开代名词,「去法不可得」,那个法就不可得了。

「以无去法故,何得有去者?」假使没有去法,去者代表什么呢?所以「何得有去者」。这是说法和去者是一个。后边他连续破,一个也不对,两个也不对。

从夺破方面,我说去者空,去法也空──夺破了。为什么去者空,去法也空呢?我们现在知道,去者是代表去法的,所以去者就空。

去法怎么空呢?法是因缘生,因缘生无自性故空,所以心经讲,色即是空。既然去法空,代表的那个去者自然也空,所以「何得有去者」。

你把握住这个原则就容易懂了,如果你总是「石头掉进井里边,噗通!」不懂!那就麻烦了。你不懂,我知道什么原因,无量劫以来,你被妄想障住了,不能做到谛听谛听!善思念之。

【去者则不去 不去者不去 离去不去者 无第三去者】

大家运用运用智慧,他这是从那边说?去者是代名词,代表两个──一个时间,一个空间。他这一段偈是在时间方面讲,时间对待空──夺破。知道对待空,你就可直接明了了。「去者则不去」,去者是已去,才叫去者。

已去是过去。按纵破讲,去者已去,已经去了就不存在了,则不去。夺破讲,去者是过去,过去是现在未来形成,空的,所以「已去则不去」。

「不去者不去」,要是按纵破讲,不去者是未去,未去者那个去还没有发生则不去。「离去不去者」,离开已去未去。「无第三去者」,这个第三去者是现在去,若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就没有现在。

我们拿夺破讲,已去是空的。过去是对待现在未来讲,如果没有现在未来,就没有过去,所以就空。

「不去者不去」,不去者就是未来,未来不发生,当然也没有去。因为现在对未来过去而说,假立。如果离开去不去,离开过去,离开未来,没有现在,所以他说无第三去者。

我们拿实例讲,现在空,因为对待过去未来才有现在,所以它没有。说它是现在,仅仅是个假名相。如果现在不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应该还有现在。

或者有人说现在不空,因为什么原因呢?它一半是过去,一半是未来。那么也空啊!一半是过去,没有现在,一半是未来,还是没有现在,现在还是空的。所以你知道两种空,可以说夺破。相续空──时间对待空,因缘空,那就是夺破。

容许他有过去现在未来,现在是假名,过去是假名,未来是假名,时间假名相续。法假使有存在,就有十方──上、下、东、西、南、北、四维。既然十方所造成,法没有自性,没有自性,法就空。所以我们说法存在,也是假名。

所以他说离开过去,离开未来,没有第三者,没有第三去者。换句话说,离开过去,离开未来,没有现在。

因为大家接触的教育,长时间把你熏习坏了!如果说时间、空间你都懂;我告诉你们,离开时间没有空间,离开空间没有时间,你不相信,世间法都迷惑,何况佛法呢!

时间离开空间不存在,空间不存在,还有时间吗?空间离开时间不相续,不相续还有空间吗?相续就是时间,空间相续一秒钟,有它的存在。相续千万亿分之一秒还是有它的存在。一点不相续,没有存在。时间也是一样,有它存在,它才相续。存在再小,还有相续。根本不存在,就没有相续。

可是大家无量劫以来,习气太重,不懂!我说时间的相续是因为空间的存在,空间的存在是因为时间的相续,有没有听不懂的?善思惟。谛听谛听!无量劫来,你们都被妄想障住。

【若言去者去 云何有此义 若离于去法 去者不可得】

「若言去者去,云何有此义?」去者去,没这个事实,因为去者是代表去法的,所以他下边就讲「若离于去法,去者不可得。」去者仅仅是个代名词嘛!去法没有的话,代表什么呢?所以说「若离于去法,去者不可得。」

大家就可以联想到了,「若言去者去」,去者是代名词。「云何有此义」,没有这个道理。「义」就是道理。「若离于去法」,因为离开去法,去者没有代表了,所以去者则不可得。

中论之所以难懂,是你把论文会错。要是分析清楚,就容易懂了。为了使大家了解,我再把它连贯连贯,大家看回来。「若去时有去」,应该是若去时有去法,这不是两种去吗?「则有二种去」:一谓为去时,二谓去时去法,就是这两种去。

「若有二去法」,若有两种去法。「则有二去者」,去者代表去法的。前面说一个时间去,一个空间去。去者是代表这两个。「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去者代表去法嘛!所以离开去者,去法不可得。

你要是听懂,赶紧笔记记下来,你再看第二遍的时候,看你的笔记就容易了解了。因为脑筋有一种闪烁作用,突然间懂了,再过一会儿又似乎不懂了,所以赶紧记下来,就有这个好处。仔细听,如猫捕鼠,不可放松。

第三首偈,因为他后边半偈是讲「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所以他一开头接着上面来。「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重复上面后半偈。「以无去法故,何得有去者。」去者是代表去法,没有去法怎么会有去者!

下面另起一段了,另外一个意思。这个讲时间方面──对待空。「去者则不去」,去者就是已去,过去。过去则不去,过去了嘛!这是纵破。「不去者不去」,不去者是未来,未来怎么会去呢?所以都不去。「离去不去者」,离过去和未来,「无第三去者」,这个第三去者,就是现在。

大家的观念里面,有过去未来现在,其实都是假名相续,所以离开过去未来,没有现在。因为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的,所以现在空。如果现在不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应该还有现在。

有人说「现在」一半是过去,一半是未来。好!容许你有这个讲法,现在一半是过去,没有现在;一半是未来,还是没有现在,还是空的,这是纵破的说法。

「若言去者去,云何有此义?」因为去者,仅仅是代表「去法」的空头衔。比如讲你叫张三,张三是你的代名词,没有你怎么会有张三?所以说「若离于去法,去者不可得。」

大家从无量劫来,害在错误的观念上。你执着过去现在未来实在,十方世界微尘也实在。其实过去未来现在是空的,十方微尘也是空的,一个对待空,一个是因缘空。

这个空,佛法叫第一义谛。它怎么空呢?过去未来现在假名相续,十方世界微尘假名存在,叫缘起空,佛法名为世俗谛。

大家要知道,没有时间、空间,都是假名,时间空间都是空的,时间空间都是因缘生,所以是假名。既然是因缘生,所以它性空。

「若言去者去,云何有此义?若离于去法,去者不可得。」这是说去者就是去法,要是说去者有去,那么去法也要有去,就有两种去了。你说去者去,怎么会有这个道理呢?因为离开去法,去者不可得。所以我们就知道,去者是去法的代名词。逐渐逐渐我们可以知道,他这段文的意思了。

去时是空的──对待空。去时有三种,过去、未来、现在。过去是已去,未来是未去,现在是去时。可是过去对待现在未来才有过去,所以过去空;现在对待过去未来才有现在,所以现在也空;未来是对待过去现在,所以未来也空。时间──三世都空,这是对待空,过去未来现在──假名,假名相续。

他说去法,那个「法」也是空的。法是因缘所生,我们称为因缘空,所以法也是假名,假名存在。把握住这个要点,就懂这一品了。为了使大家了解,我们再把它重复一遍。

「已去无有去,未去亦无去,离已去未去,去时亦无去。」他这应该讲,已去无有去法,他省掉那个「法」。未去也无去法,离开已去未去,去时也无去法。我们知道,法是因缘生,因缘空。已去、未去、去时──对待空,都是假名。

别人就问了,「动处则有去」,动的时候则有去。动处则有去,是讲那个去法,这个法一动,就有去了。「此中有去时」,有去时是现在。「非已去未去」,不是已去未去。非已去,非过去已去,非未来未去。「是故去时去」,现在有去。外人说现在有去──现在有去法。

古德有两种破法,说它空是夺破。我们用夺破,破他这一偈。「此中有去时」,现在去,夺破──现在空,法也空,所以没有。古德又有纵破,那是从假名破。现在是假名,三时假名,假名相续。法是假名存在,就可以破了。所以他下面就讲「云何于去时,而当有去法?」于去时怎么会有去法呢?我们看下文就知道上文「动处则有去」,就是有去法,他省掉一个「法」字。

「云何于去时,而当有去法,若离于去法,去时不可得。」离开去法,什么去呢?所以去时,现在不可得。

「若言去时去,是人则有咎。」若言去时去,这个人就有过错了。「离去有去时」,离开去法,另有去时。「去时独去故」,那么离开去法有去时,那个「去时」,可以自己去,实在不可能,因为「法」才知道有去时嘛!

下面这首偈颂,更明白了。他是说时间、空间两个东西。「若去时有去」,应该是「若去时有去法」。「则有二种去」,那两种去呢?一谓为去时,时间;二谓去时去,去时去法。「若有二去法」,如果有两种去的话。「则有二去者,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可是事实上,去者是代表去法的,所以离开去者,去法不可得。「若离于去者,去法不可得。」如果说去法不可得,因为去法才有去者,「以无去法故,何得有去者?」没有去法,去者代表什么呢?

下面一首偈,「去者则不去,不去者不去。」去者是已去,不去者是未去。如果纵破的话,「去者则不去」,去者是已去了,所以它不去。「不去者不去」,还没有发生,所以它也不去。「离去不去者,无第三去者」,没有第三,第三就是现在。离开过去未来,没有现在。

「若言去者去,云何有此义?若离于去法,去者不可得。」所以愈看愈明白了。去者是代表去法的,离开去法,没有去者可得嘛!看下一首偈更明白:

【若去者有去 则有二种去 一谓去者去 二谓去法去】

若去者有去,如果说去者有去的话,「则有二种去」,就有两种去。「一谓去者去」,一个是去者──一个是去者去。「二谓去法去」,第二个是去法去。

你们的脑筋要深入,不可打妄想。因为他讲的道理很微细,稍一马虎,就不清楚。

【若谓去者去 是人则有咎 离去有去者 说去者有去】

「若谓去者去,是人则有咎。」「咎」是过错。如果说去者可以去的话,这个人他有过错。「离去有去者」,那是说明离开去法有去者,那么才说「去者有去」。

【已去中无发 未去中无发 去时中无发 何处当有发】

「已去中无发」,发是动机,动是现象。「发」是那个动机,「动」是它的行动,就是现象。没有发,就没有动。

已去是过去,过去不可得,怎么会有发?如果夺破,过去空不会有发。「未去中无发」,未去是未来,未来也空,所以无发。

已去未去假名相续,假名无实,所以过去也无发,未来也无发。「去时中无发」,已去、未去、去时是说时间。去时就是现在,现在也无发,没有「动」这个法。

「发」有生义。我们应该说,过去没有生,没有发生,未来也没有发生,现在也没有发生,何时当有发生?

【未发无去时 亦无有已去 是二应有发 未去何有发

 无去无未去 亦复无去时 一切无有发 何故而分别】

「未发无去时」,既然没有发,所以就没有去时。因为这是从上面的偈颂来的。上面外人不是说「去时中有发」,他说去时中也无发。「未发无去时,亦无有已去。」没有动的发生,没有现在也没有过去。「是二应有发」,去时是现在,应该有动发生;过去应该有动发生过,所以这两种情形,应该有发。「未去何有发」,未来没有发生,怎么有发呢?

「无去无未去,亦复无去时。」没有已去,也没有未去。就是讲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亦复无去时」,也没有现在,三时皆空,这是怎么破啊?夺破。因为已去过去是假名,未来也是假名,现在也是假名。由于假名,才从未来相续到现在,现在相续到过去。假名无实,换句话说,空的。这种破是什么破法?纵破。

这个夺破、纵破,是吉藏大师发明的。吉藏大师说「三时假名相续」。你如果得不到要点,就被去时去、已去、未去、去时,搞胡涂了!

「无去无未去,亦复无去时。」这是说时间。没有已去的过去,没有未去的未来,也没有去时的现在,因为过去现在未来都空。这个说法──夺破。另一个说法,过去是假名,未来是假名,现在也是假名,叫纵破。

「一切无有发,何故而分别?」一切无有发,一切诸法因缘生嘛!所以一切法没有,空的──夺破。一切诸法因缘生,都是假名──纵破。

【去者则不住 不去者不住 离去不去者 何有第三住】

这个地方,我们知道,他这一品观什么呢?观有为法。有为法有三相:生相、住相、灭相,以上都说过。无为法没有,无为法对有为法而假立,无为法要是有的话,那成有为了。

因为外人又问:没有已去、未去、去时,这个法应该有住。可是我们知道法没有住,法因缘生没有住,因缘生是空的,因缘生无自性就空,所以法没有住。说有法,是假名,有为法也是假名。

「发」有生义,都是说有为法。到这儿就说出生、住、灭三相来了。生住灭,简单说,我们说生灭法,生灭法都是有为法。

「去者则不住」,已去没有法住,「不去者不住」,未去也没有法住。我们换句话说,过去没有法存在,未来也没有法存在。

「离去不去者」,离开已去和未去,「何有第三住?」也没有现在,现在也没有法住。因为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的。既然过去没有法住,未来没有法住,当然现在也没有法住。

【去者若当住 云何有此义 若当离于去 去者不可得】

「去者若当住,云何有此义?」怎么会有这个道理?「若当离于去,去者不可得。」我们知道,去者是去法的代表,如果去者住的话,离开去法去者可以住,怎么有这个道理呢?「若当离于去」,离开去法,「去者不可得」,去者代表去法的,去者不可得,当然去者没有住了。

我们不知道,当时有人问或没人问,或者他自己论述,自己说。他说,去者住,没这个道理。如果去者单独可以住,去法不住,没有这个道理。因为离开去法,去者不可得嘛!大家都听明白了没有?你要是明白的话,我们就讲快一点,因为中论号称五百偈,事实上有四百多偈。讲得太慢,拖的时间太久。

【去未去无住 去时亦无住 所有行止法 皆同于去义】

「去未去无住」,我们把他的字数补齐了,就是这个意思:去是已去,过去,未去是未来,住是法住。过去、未来没有法住,所以他说「去未去无住」。「去时亦无住」,去时是现在,现在也没有法住。

「所有行止法,皆同于去义。」「行」,修行,所有修行法。止就是无所住。佛教须菩提,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止。行止法,引申涵义,我们讲一讲:行是观,止是止,就是止观法门。

拿念佛法门讲,行就是不乱,就是那个观;止就是一心,就是一心不乱。再引申涵义讲,行是慧,止是定,定慧等持。再深一点讲,行是照,止是寂,照而寂,寂而照,那是佛了。行是报化身,止是法身,不过他论文的意思,没讲那么深。所以行止法,就是修行无所住这个法。

「皆同于去义」,去义是什么呢?去的时间性,空的。已去、未去、去时皆空。去的空间性,也是空的。已去之法空,未去之法空,去时之法也空,这是一乘。法为什么空?如果说它因缘生无自性,藉无自性知道空,这是大乘间接说法。大乘是菩萨乘,一乘是佛乘。以下就破法是因缘生,没有代表者,法也空。

【去法即去者 是事则不然 去法异去者 是事亦不然】

「去法即去者」,你要是说去法就是去者,「是事则不然」,为什么原因?落入有法。去法空,去者自然也空,你如果说去法就是去者,等于你说空就是空,那不成道理,所以他说「是事则不然」,这个破法是夺破。去法是假名,去者也是假名,这是纵破。

「去法异去者,是事亦不然。」如果说去法和去者是两个东西,也不然。谁知道是什么道理?有没有知道的?如果去法和去者有差异,换句话说,去法也存在,去者也存在──落入有法。

我们就知道了,去法空,去者也空,怎么会有差异存在?这是夺破。去法是假名,去者也是假名,怎么会有差异?这叫纵破,所以「是事亦不然」。

大家有问题可以问。

问:前面「去者则不住,不去者不住;离去不去者,何有第三住?」这一偈请师父再解释一遍。

答:「去者则不住」,去者是已去。换句话说,就是过去。过去没有法住,所以他说「去者则不住」。因为过去是空的,时间空,法也是空的,所以则不住,没有法住。

「不去者不住」,不去是未来,未来是对待空,也没有法住。因为法也是因缘空,则不住,没有法住。「离去不去者」,离开过去离开未来,过去没有法住,未来没有法住。「何有第三住」,第三住是第三个时间住,就是现在。现在也没有法住,因为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的,没有现在,也没有法,你怎么说现在有法住呢?

【若谓于去法 即为是去者 作者及作业 是事则为一】

这需要从上一首偈开始看起,上一首偈颂:「去法即去者,是事则不然,去法异去者,是事亦不然。」什么原因呢?为什么去法就是去者也不对?去法不是去者也不对?

大家看看自己能看出来看不出来?有谁知道?「去法即去者,是事则不然。」这堕于有法,「去法异去者」,还是堕于有法,一切法毕竟空,所以他错。

「若谓于去法,即为是去者,作者及作业,是事则为一。」堕入有法。如果你说于去法就是去者,去者是人,去法是业,人是造业者,法是所造的业。那么说它是一个的话,「作者及作业,是事则为一」,就变成一个了。

一个有什么不对的呢?人造了恶业下地狱,造了善业升天堂。如果它是一个的话,人就是业,那应该人造恶业也下地狱,人不造恶业也下地狱,人不造善业也应该升天堂,人不念佛也得往生,所以说这个事情是不对的。

这和上面的那首偈同样的错。上面那首偈是夺破,此偈是怎么破呢?此偈纵破,角度不同。上面那首偈说空是去法空,去者也空。你堕有法,都不对,夺破。这首偈呢?顺着你的意思──法假,这是纵破。

【若谓于去法 有异于去者 离去者有去 离去有去者】

「若谓于去法,有异于去者。」去法和去者差别,也不对,还是堕有法。要是去法和去者有差别性,那么就是「离去者有去」。这里节省一个字了,应该说离去者有去「法」。「离去有去者」,应该说离去法有去者,它有差别性,还是堕有法。

诸法要是有的话,不对。要是有的话,法既然有了,你造恶业也有罪,不造恶业还有罪,它有嘛!你造善业升天堂,不造善业也升天堂,所以不对。

【去去者是二 若一异法成 二门俱不成 云何当有成】

这首偈是说去法、去者是一也不对,是二也不对。去法去者假使是二的话,若一或者是异,异是差异,假使说这个法成功的话,「二门俱不成」,这些都不成立。不成立的原因是什么呢?堕于有法。如果堕有法,法决定有,你念佛得往生,不念佛也得往生,那就不对了。

「云何当有成」,没有法成。「云何当有成」,就是说一切法毕竟空,怎么会有呢?因为诸法因缘生,空才能容纳因缘,假使有法,不能容纳因缘了。好比白纸才能写黑字,黑纸不能写黑字了。

一切法空才有六道轮回,地狱空,造杀业下地狱,不造杀业不下地狱,地狱是空的。饿鬼,犯偷盗下饿鬼道,不犯不下。愚痴,愚痴业造成畜生道,没有愚痴业就不下畜生道,因为它空的嘛!六道皆是这个样。六道本空,我们认为六道有,那是迷惑。所以永嘉说:「迷时分明有六道,觉后空空无大千。」

往生西方也是空的,念佛就得往生,不念佛不得往生。如果往生定有的,你念佛也往生,不念佛也往生,没这个道理。你作生意高兴不高兴也是空的,赚了钱你高兴,不赚钱就不高兴,高兴也是空的。如果定有的话,你赚钱也高兴,不赚钱也高兴,没那回事!

【因去知去者 不能用是去 先无有去法 故无去者去】

「因去知去者,不能用是去。」因为去法,知道有去者。这「去」是去法,因为去法才知道去者,因为去者代表去法了嘛!「不能用是去」,去者不能单独去。去就是去者去,因为有去法才称为去者嘛!所以不能够说去者去。

「先无有去法,故无去者去。」去者代表去法的,如果先没有去法,就没有去者去了。所以「不能用是去」,不能有去者去这句话,这是说去法去者相因相待,不能分开。

仔细看,他的偈颂有连贯性,上一偈说,去法去者是二是一,都不对。这个偈颂说,因为去法才知道去者,所以不能用去者去。因为没有去法,就没有去者了嘛!

大家深入脑筋,心要清净,不要被他搞胡涂了。你现在心不能丝毫打妄想,有人正打妄想,你听不懂。你一打妄想,有目不见,有耳不闻。耳闻叫聪,目见叫明,一打妄想,没有聪明,没有聪明,没有智慧。所以大家听的时候,心要定于一,一心不乱,才能明白。

【因去知去者 不能用异去 于一去者中 不得二去故】

「因去知去者」,和上面一样,因为去法知道去者。「不能用异去」,也不能用差异的去。上面「不能用是去」,他的意思含有去法、去者是一不可能。这首偈看它意思,有差异也不可能。如果差异的话,「于一去者中,不得二去故。」「去」是去法去,去者就是去法。说起来是一个去者不能有两个去,不能有去法去、去者去。

是一是二都不成,还是那个意思。这个含有两种破,用空破他叫夺破,用假破他叫纵破。最后两首偈,这两首偈纵破夺破都有。

【决定有去者 不能用三去 不决定去者 亦不用三去

 去法定不定 去者不用三 是故去去者 所去处皆无】

「决定有去者,不能用三去,不决定去者,亦不用三去。」假使决定有去者,是决定有,不能用三去。「三去」是已去、未去、去时,就是过去、未来、现在。决定有去者,去者决定有了,决定有不生,不会再生。既然不生,没有从未来到现在。

我们的观念,从未来到现在叫生,也叫来。既然没有从未来到现在,不生,也没有从现在到过去。我们的观念里,从现在到过去叫灭,也叫去。如果你知道一切法空,「空」无来也无去,那是佛的法身;有来有去──业报身。

所以金刚经说:如来者,无来无去。如果把「如来者,无来无去」,这句话用在此地,用到中论来讲,那句话是夺破。

法身,我们大家都有,你不知道。大家认为你「生」,无量劫以来生生死死,生死不断,是不是?生死是业报身,这个业报身生死,有那个不断才有生死,如果断了的话,没有生死。生死不断,任何人都有不断吧!无量劫以来,无量劫以后,都生死不断,那个不断是你的法身。怎么知道呢?那个不断,不生也不死,不来也不去。大家都有,那就是你的「如来藏性」。

如果你学佛,知道什么是「假」,就会到「不断」了。你会到不断,久久地会,就得涅盘。中论说,若知世俗谛,则知第一义。不断就是第一义谛,入第一义即便得涅盘。

你深深体会,如果你能从生死体会到不断,逐渐可见到生死边缘。这还没证,还在信解地步,不了生死,久久体会就证了。生死边缘见到,不了生死。好比井里有水,不解渴。用方便,绳子罐子打上来,就解渴了。所以有人问菩萨:「有没有人见到生死边缘,不了生死的?」菩萨说,有。因为什么呢?其力未充,修行不到时候,所以要加紧念佛。

所以说决定有去者,不能用三去──过去、未来、现在,因为它定性有嘛!「不决定去者,亦不用三去。」不决定是空,定性空。定性有是凡夫,定性空是小乘。

「不决定去者」,如果去者空,「亦不用三去」。我们已经知道,三去是过去、未来、现在,从未来到现在是生,空了怎么会生?空自然不能从未来到现在。从现在到过去叫灭,空也不能灭,所以你说空是有,不对;你说空没有,也不对。

为什么说空是有也不对,说空是无也不对?因为有就是无,无就是有,只怪你迷惑不知。心经不是说过了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比如外面的虚空,是有或是无?你如果说有,不对;说无,也不对。虚空无形无相,当然不是有;虚空横遍竖穷,横遍十方,当然不是无。

再举个例子,好比海里的大海水,海水有没有?水性湿,湿性不可见,既然不可见,就是无了。水性不可见,起万重浪,万重浪可见就是有,那就是心经说的空即是色。万重浪它是有,说有也不对,万重浪都是水嘛!水性不可见就是空的,心经说色即是空。

他这首偈「决定有去者,不能用三去。」决定有不对。「不决定去者,亦不用三去。」决定无也不对,就是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首偈,纵破。从假相方面破。体会它,怎么体会呢?真如随缘成万法,万法无性是真如。这么会叫「会法性」,会到法性就是佛的法身,佛的法身叫法性身嘛!你如果单独会到有,取有相;单独会到无,取无相,都不对!金刚经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嘛!下面那首偈,前半偈纵破,最后半偈夺破。

「去法定不定,去者不用三。是故去去者,所去处皆无。」前面他讲去者,去者是代表去法的。现在讲去法,去法定不定,也不用三去──未来、现在、过去。它的道理和去者是一样的,去法定有,则没有过去、未来、现在,定有了嘛!定「有」不能从未来到现在,也不能从现在到过去。定「不有」就是空,空也不能从未来到现在,也不能从现在到过去,所以「去者不用三」。

到这儿为止,都是纵破。前面讲去者、去法是法;后面讲的「不用三」,是未来过去现在,是时间,都是空的。法方面,我们习惯用因缘空。法有大有小,大叫世界,小叫微尘,都是空的。世界是因缘生的,「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它如果不空的话,不必等因缘生了。

比如说你,你没有啊!你是空的,你怎么空呢?你是细胞因缘生的。如果你不空,没有细胞你是谁?谁是你啊?你说你有也不对,你空也不对。如果你空,父母怎么能生你?父母生你,没有你怎么能生你?好比鸡蛋里头没有小鸭的成份,怎么能生出小鸭来?所以空不对。

有也不对。父母没生你的时候,你在那里?你说我在天边,那既然有你了,何必再生你?什么道理呢?你性本空,无性。无性随缘则有生,生随缘而有,没有自性还是空。

佛亲身证到,随缘无性空,佛亲证到法身;无性随缘有,佛证到是报化身。如此觉悟的叫觉,所以佛是无上觉。我们大家不觉悟,落入六道。唉!实在说起来,我们可怜愍!本无六道,我们虚妄受六道报,本无生死,虚妄受生死罪。

怎么没有生死呢?无性随缘有,无性就无生无死,随缘有就是生死。所以无性随缘有,无生无死就是生死。生死既然是随缘有的,随缘无性空,随缘无性空,生死即无生死。 

我们大家本来就这样,可惜不知道,虚妄造业,虚妄受报。若佛不说法,我们怎么知道!

所以在法的方面,我们多用因缘空,「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在时间方面,我们多用对待空。没有时间,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现在,叫三世平等。

怎么没有过去呢?过去是现在未来的因缘形成的,没有现在,没有未来,怎么形成过去呢?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的,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怎么形成现在?未来是过去现在形成的,没有过去,没有现在,怎么形成未来?

既然这么说起来,过去是现在未来形成的,你为什么不叫过去是现在?不叫过去是未来?现在是过去未来形成,你怎么不叫现在是过去?不叫现在是未来呢?未来没有,是过去现在形成的。既然是过去现在形成,应该将未来叫过去,所以时间对待空。

两种空,中论「吉藏大师」说的是夺破。空既然是有,仅是假名。比如讲堂空,讲堂是钢筋、水泥盖成的。如果讲堂不空,没有钢筋,没有水泥,还有讲堂,所以讲堂空。讲堂是空的,你怎么看见有讲堂呢?那是假相。这个相是唯心所现,你造业是唯心所造。讲起来,还是唯是一心。中论不外乎用这两种破法。最后半偈夺破。

「是故去去者,所去处皆无」──夺破。「是故」是所以,「去」是去法,应该这么写「是故去法去者」,都是空的。「所去处皆无」,都没有。

因为一切法空,才万法繁兴。一切法定有的话,万法就没有了。万法繁兴就是一切法空,正因为一切法空,才万法繁兴。万法繁兴毕竟空,华严称为海印三昧;毕竟空万法繁兴,华严称为华严三昧。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