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不是我的月

原创 唐望四爷  2024-06-08 10:31  阅读 62 views 次

七月不是我的月 Orz….

看了园民学长写的才知道 原来今年农历七月是水月.

因为有时无法判断 是感冒流感 还是业力复苏

我请教了子铨学长 他指出环境能加速业力上的复苏

澳洲现在是冬天加上 本身水就过旺的我又遇到水月 + 鬼月

这些不利于我的环境驱使下脑部业力大复苏

三周前头痛欲裂七天 还引发水痘

开始覆苏时 我以为是感冒的头痛 和全身痛。

疼痛的第二天 我想说好像不太对劲

怎么头越痛 连胸背都在痛

去看医生,医生说我得流感

我才在想不对阿!我两周前才打流感疫苗阿!

想说怎么那么倒霉,大概中了别种流感病毒了?

生病期间没发烧、咳嗽或是流鼻涕. 先生和孩子也没有被传染相同症状阿…

头部大痛 跟 全身痛 尤其是右背痛 痛到什么程度呢?

只要开始动脑想事情时 就好像有只大锤钉从我脑袋敲下去!

举几个例:

当在看火车 公车时刻表时,开始动脑想要搭那一班车 就开始大头痛!

连做梦 梦见自己生气在骂人时也被痛醒。

头部时时刻刻都是被槌子敲大痛的状态

一直到第七天最痛的时候 连吃止痛药也无效

连乙薰也帮忙我想想法子…

没办法了, 看到什么画面就试着改吧…

脑部状态不好的我 就瞎改一通, 当然…. 没有用 还是头痛欲裂

后来我痛到躺在床上哭, 哭着跟冤亲道歉

同时心里也默想希望老师协助我渡过这一关

也许自己开始走运, 也许是老师来协助我

那天晚上 我出了大汗, 隔天头部疼痛减轻一半

感谢天恩师德ㄚㄚㄚㄚ…
…………….. ……………………. …………………..

八天终于开始恢复了

回复隔天隐约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 但没多想。

直到上周一 我去工作时经过一间卖水晶的店,我看到一个天使的吊饰很喜欢,我拿在手上看!

店员问我能不能以直觉告诉她这个天使的号码。

如:大天使就是No1. 我不是基督教 我不知道手上的天使是哪一号,

我说:ok, I will have a try, to see if I can sense anything. (我来试试 看我可以感觉到什么)

她经过我同意后在我头上喷了一种用精油调和的香水在头上。说是可以增强直觉感应。

喷的同时。。。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头上...

心想:等等... 我头上真的东西 很多东西... 到底是什么?

都还来不及在看头上的东西是啥,下一秒钟店员说: 好了!号码1-4 请我选一个.

我选4. 店员拿出天使号码对照表 4号 是Archangel Raphel

正是我手上的天使吊饰 说我直觉很好 答对了!

(我心想这是叼虫小技吗)

这不是我的重点,重点是我的头上确实是有东西。 晚上洗澡后,终于有画面。是兵器!我的头被插满兵器!

心想:“什么东东阿,太夸张了吧?!真的假的阿?”

问大师兄 是不是真的有兵器插满我的头?

大师兄答: 有!

后来有几个同修讨论这件事, 有同修建议我把档改了…

我其实并不是很想 自己改, 我知道我自己的脑部业力很重

业力的线条支脉肯定是错综复杂, 要如何改?

我想我快回台湾了, 只要不大痛 我可以撑到回去没问题…

经历完大痛后就像经历了大地震,

这几周是余震不断

有几天头部有时还是会抽痛, 思考集中力欠佳, 昏沉 跟疲劳

逻辑思考能力变很差

像是我昨天要去付医药钱的时候竟然不知道 80+50元澳币 =多少

结语:

去年十二月, 我心脏业力复苏 拖大师姊的福 自己也找出了档

心脏的业力档转了, 持续两周的心脏疼痛马上消失.

但这一次这一次业力大复苏, 我其实知道没那么容易了 夹杂了多少冤亲的怨恨及业力档….

让我我深刻体会到 冤亲要找你麻烦时 真的会让你痛到哭

记得昭麟学姊写的 忏悔没到位 心性还是不改 你就别想冤亲原谅你… 持续忏悔内观吧!

最后要感谢 老师 及这次帮我加油打气 &解惑 的学长姐 主星, 子铨, 园民 大师兄, 及同修们 乙薰, Doris, 思思及 里恭 当然还有一位住在美国喜欢教狗儿顶东西的同修 – 雨其 天天message 关心我的状况! 虽然澳洲是还冷的9度, 但是有你们的关心品玮的心是暖暖的喔! I am not alone!

[太菲瑪 開運 通灵小姐品玮]微博https://weibo.com/u/6345011365

支付寶打賞 微信打賞

如果文章對您有幫助,歡迎打賞佈道者!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