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二-爱蜜莉分享

原创 唐望四爷  2020-03-20 19:41  阅读 8,122 views 次

其实,这个澡堂里众人全被河神的外貌和气味给吓住了,没有人看见河神真正的内在。比如最后留下的黄金,原本美好的事物,如果没有好好发现且珍惜,最后反而变成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现在的人常常搞不清楚自己该做的事,忘了自己的内在以及责任。

我出生在一个有三个姓氏祖先复杂渊源的家族。我母亲及兄姊都“号称”是基督徒,“不”拿香祭拜偶像(但他们是那种没有虔诚到每周去教会、在家里也没祷告没看圣经),我父亲则是在自家楼上供奉祖先跟福德正神,固定早晚上香及祭祀敬拜。(但他并不算是有宗教信仰的人)我从小就跟在爸爸身边帮忙拜拜、烧金纸,可那并不是我有宗教信仰或耳濡目染,而是单纯认为总至少要有ㄧ个人传承给祖先上香祭祀吧!在没人带领的情形下,小学四年级的我自己跑去加入教会的唱诗班,既感动又开心地唱了好几个月的圣歌,等到被拉去上“主日学”的时候,却因为不太能认同他们总是诋毁他人是邪教外道,于是便逐渐远离了教会。

国中时我就读天主教会学校望弥撒,我非常喜欢圣母玛利亚,当时也蒙祂眷顾爱护,也发生了许多值得称颂的神蹟。且因家里重男轻女,在家如“油麻菜籽”的我,把内心渴慕却“求抱不得”的母爱,转而投射在圣母像上。在伤心时我跪求泪流,仰望祂如慈母平抚伤痛;在开心时我欢喜感恩,祂垂首微笑聆听我的喜悦。但我并未因此开启因缘,受洗得入天主的殿堂。
17岁时,一个久未谋面的小学同学突然来找我,她说自己在佛光山里修行,当天就把她从小蒐集的“宝物”装成一箱“过去的生命”送给了我,还给了我“大悲咒及普门品”,但我只当压箱宝收藏起来。在18岁那年夏天,一时心血来潮播放了大悲咒……初闻法铃,我心悸动,那咒音一字一字声声撞击“方寸之地”,我霎时落泪泫然不止……“这是什么啊?”一股莫名浓烈的悲伤由不可说的深沉窜动出,“为何悲泣?”禁不住氾滥溃堤的莫名泪水,没有答案。然后呢?我“近情情怯”地将大悲咒束之高阁,戒慎恐惧不敢再碰触,也并未寻求解答这“异象”。

其实在我国三之后那几年,几乎夜夜鬼压床,还曾漂浮半空中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的肉身,这种情形持续了三年多,因为也没啥害怕所以就没去求神问卜。后来姊夫拿了一个有密宗上师加持过的平安符给我,说也奇怪,从那之后夜夜好眠,一年后平安符自动断掉,也没有再发生这种情形。我始终像是在“等待果陀”般地等待明师指引,这么多年来总未能得遇“那个人”。在99年3月因前同事的牵引,到了一个叫做“宇宙观”的地方,我一踏入观内,身体马上就有了微妙的感应,就这样在无心插柳中开启了持法修行之门。我原本以为漫长的等待终于遇见我的“果陀”,这个修行初体验给了宇宙观的佛祖(通灵人)。她要我修观音法门,持大悲咒、普门品及大悲经等等,然后我又因为月经的问题邻居介绍一个在嘉义的【千手观音】,她指引我读药师经。除此之外我也还唸了一些其他金刚乘的经文。其实苍茫人生路颠簸走来,原本我早已不期待也不奢求的所谓“幸福”,当时却在法喜充满里自然盈溢!还记得我曾跟那位佛祖通灵人讲,我这一生除了读书求学以外,总觉得生命彷彿是为他人而燃烧,为至亲所爱者、以及爱我者,我舍弃也付出了许多一般人不愿舍弃付出的。她通灵后说我上辈子是读书人,不是读书就是上京赶考,所以亏欠了很多帮助我的人,所以这辈子是来还这些恩情的。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好吧,我也就继续忽略自己不快乐的灵魂接受了她所说的这样的前生。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因应我周遭的人事物来解决问题而存在的。然而,解决问题了以后我的生命又如何呢?我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到了这个年纪,彷彿更是如此,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人生最后的挣扎?不过,这几天我突然有了另一个看法,我要抛开过去,人生就从现在这个年纪重新开始!

茜茜老师请原谅慧根不足的我,该写给妳的河神性格拖了这么久,因为我真的思考了很多层面(这可能又是河神个性了~)。我想我还并不是很了解,只能撷取一些片段。我很少对人提起这件事,老师算是第3个吧,有印象是从我9岁左右开始,我若碰到下雨天刚好没带伞,就对着天跟祂沟通,请祂帮个忙,我觉得祂对我真的很好,总是能让我闪躲过淋成落汤鸡的窘境,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是如此。

还有,我为了想要改名,也去外面上课,这两年来购买了各种学派的姓名学书籍都翻过(光姓名学的书籍应该就有20本以上),我想这也是一部分河神性格的我,喜欢全部涉猎,从单纯到复杂?当然到最后,我还是决定请茜茜老师为我改名,我想,如果我自己的业力没清理,我自己挑选再多的名字都还是可能落入死胡同吧?(哈哈~)虽然当 时 老师选出来的名字,乍看当下觉得怪怪的不好听,回家后,我也问了亲友团意见,虽然各方意见不同,我依然选了老师选出的第一个名字,感觉也是首选!(有人说“一ˇ ㄔㄣˊ”谐音‘已成’,“思麒”就是感觉还在思考,老实说我是担心改名“思麒”一定要好好修行为佳,虽然我很喜欢也愿意修行,但平常老是浪费时间想太多的我,我怕自己没有做到精进修行的工夫啦~)不论如何,我很喜欢“一ˇ ㄔㄣˊ”这个名字喔!(虽然是要注意人和问题,我会努力的, 谢谢 老师)

还有,我记得那位佛祖通灵人曾经跟我讲过一句话,她说:‘妳为什么老是先想着别人想着众生呢?’(我想这也算是河神性格喔?)我算是有感应的人,虽然我看不见祂们,但我能感受祂们在我身边;也能与祂们以心念沟通,我不会讲她们所谓的“灵语”,不过我每次天灾前后都在写有关报告天灾的“灵文”,我写的几乎都是梵文(虽然我看不懂但我意念沟通是发生天灾,大概都是报告说在哪里会发生什么不可抗力的天灾,有没有伤亡等等),还有一部分她们说是太子的字。ㄚ扯远了…基本上我当时跟她们去普陀山还有雪窦山(弥勒圣地)朝圣,我跪在神佛座下却第一个求的是亲友的愿望,结果被师姐打头,她说跑那么远到大陆来不要杂音那么多,叫我要求自己增长就好(挖~ 这也看得出来ㄝ~哈哈哈)

拉回来主题…我前天刚好看到有关河流与野生动植物的探索,是从干旱时动植物们如何努力求生存,拍摄到干旱期结束,终于丰沛的水源注满河流并带来生生不息的生命,所有的野生动物们像朝圣一般跋涉到河流里享受大自然的洗礼。看到这里我心里有震撼也很感动,我想这可能就是我为何留恋河神时期的我吧~ 我不在乎自己干涸,因为我就是不求回报地带来生机去灌溉大地、滋养万物众生,看见不息的生命就带来内在真正的喜悦也是一种责任。(我甚至不认为这样的想法对我有什么不好…难怪茜茜老师说我还有点自恋的倾向>.<)

总而言之,我还是会听 从茜茜 老师的建议继续做内观,继续做修正才是!

[太菲瑪 開運 前世今生楚茜茜]微博https://weibo.com/coca3337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唐望四爷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评论已关闭!